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人物春秋 >

暴虐之君——商纣(二)

时间:2015-10-19 13:42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 点击:

荒淫之行

为了取悦这个倾国之妃,纣王命令乐师创作了萎靡的音乐、放荡的舞蹈,让妲己尽兴起舞,以换取自己感官上的刺激。这似乎对一个国君而言,算不上什么奢侈,可事实上却完全不是这样。不可否认,音乐、舞蹈作为贵族的一种享乐方式,从一开始就具有娱乐的功能。可是当时的乐舞不仅是—种娱乐手段,更属于政治的范畴。它是商王朝的代表,所以历代的统治者们都非常重视音乐和舞蹈。孔子之所以对春秋时代的“礼崩乐坏”那么痛心疾首,原因就在这里,所以古人往往把乐舞当做一个朝代兴衰的标志。而当时的纣王却不顾这一点,完全把乐舞当做纯粹的满足己欲的工具了。这样一来,原来依靠那种神秘庄严的乐舞而为商王朝蒙上的神圣面纱,就这样被无情地撕破了。人们看清了那本应神圣完美的君主的真面目,从此,纣王再也不能以其威严震慑四方,极大地损害了商王朝的统治。至此,“四百诸侯反朝歌”的种子也悄悄埋下。

不仅如此,纣王为了更好地和妲己享乐,不顾国家连年征战、国力大伤的现实,动用大量的财力、物力以及人力,下令让全国各地进献各种珍禽异兽,放养在园苑之中,以供他和妲己观赏。

纣王对吃喝玩乐非常感兴趣。他觉得在宫内太单调了,于是妲己向他建议说:“大王要想玩得尽兴,非要有‘酒池’、‘肉林’不可。”

纣王说:“何为酒池、肉林?”妲己说:“挖一方圆百丈的池塘,用鹅卵石砌好,里面填满酒浆,是为‘酒池’。在山上树木枝丫上挂满熟肉,是为‘肉林’。人走近‘酒池’‘肉林’必然陶醉,妙舞自在其中了。”纣王说:“爱妃奇思妙想,聪明绝伦,酒池肉林实堪赏玩。”于是传旨:“兴建酒池肉林,令各路诸侯进贡,牛百头、羊千只、美酒万坛。”

各路诸侯虽然心中不满,但是王命难违,只好大肆盘剥众人奴隶。由于当时生产力还很低,粮谷酿酒,浪费极大,一年辛辛苦苦收获的粮食,大部分用来造酒,奴隶们只好用瓜菜充饥了。

于是奴隶们在地上挖出了一个大池子,中间注满美酒;在池子四周的树上挂满了肉,这就是被后人所不齿的“酒池肉林”。当时的生产力还极其低下,像这样的酒池肉林,不知要耗费天下多少人赖以生计的五谷。更有甚者,纣王和妲己还命令男女在酒池肉林之间裸体嬉戏,而他们则坐在鹿台之上津津有味地观看。

纣王整天在酒池肉林之中与妲己一起风流快活的消息传出后,惊动了朝野群臣,比干等文武百官齐到酒池肉林见驾,冒着生命危险劝谏纣王回朝。纣王虽然心里怨恨,怎奈众怒难犯,不得不回朝歌临朝。

这日,纣王在大殿草草地敷衍一番后,便打着哈欠,令文武百官退朝,甩袖起驾还宫。妲己疑惑地说:“君王精神倦怠,力不从心,难道为国事操劳耗神过度了吗?”

纣王说:“予体魄健壮,不怕操劳,只是失去玩乐自由,故此精神不振。”

妲己听后,忙向纣王建议道:“大王,酒池肉林虽好,但却是在宫外,臣妾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兴建鹿台。在上面堆满珍宝和各种奇异之物,这样一来可以解大王的烦闷,二来又可向世人展示大王的雄威,如何?”

纣王当即表示同意,于是次日在朝中同群臣商议修建鹿台,命令崇侯虎负责督建,不等群臣反对,纣王就下令退朝,群臣无可奈何。

崇侯虎遵从王命监造鹿台,择吉日,破土动工,杀人祭祀,并且在朝歌郊外举行了隆重的奠基仪式。

纣王和妲己亲临工地剪彩,号召军民为建造鹿台捐资出力。纣王说:“建造鹿台具有深远的意义。它的建造,标志着我大商朝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百姓生活不断改善,致富不忘朝廷。臣民们,鹿台是我们大商朝的,因此,有钱的出钱,有物的出物,有力的出力,它利国利民,臣民们不要怠慢,有功者赏,违命者斩!”

崇侯虎有纣王撑腰,横征暴敛,驱赶着从东南夷俘虏的奴隶数万人,挖地洞,打地基,搬运木料、石材。鹿台地基全部使用水里的鹅卵石,成千上万的奴隶被驱赶到河里捞取石头,河水暴涨,淹死者不计其数。

由于鹿台工程浩大,商朝国库很快便被掏空了。鹿台工程停下来了,崇侯虎告急。纣王下令:“无论贵族、平民,一律捐资赞助。”王公大臣、文武百官大多嗟叹不已,背后骂纣王是败家子,怨声载道。

上大夫杨任,忠烈耿直,眼见国库空虚,不忍百姓劳苦,于是入宫劝谏纣王停建鹿台,务本劝农,保民施仁。纣王大怒,下令将他挖去双眼,永不录用。

崇侯虎督建鹿台,昼夜不停,死心塌地为纣王效犬马之劳。他又锦上添花,在鹿台四周广种奇花异草、圈养珍奇异兽,使鹿台成为一个世人瞩目的游乐之地。

鹿台很快建立起来。在建成的那天,纣王和妲己闻听大喜,传旨文武百官、后宫嫔妃,齐到鹿台观赏。崇侯虎前面引路,纣王和妲己率文武百官、宫人侍女随后登上了鹿台。

看这鹿台,楼阁重重,碧瓦飞镜,亭台层层,兽马金环。在旭日下金碧辉煌,琳琅耀眼。真如瑶池仙府,天上宫殿。进入鹿台的正堂,名叫琼室。堂室四壁全用白玉砌成,顶棚上镶嵌夜明珠,光芒四射。地面上铺着墨绿麻毯,摆设着青铜礼器、美玉良金。

纣王看罢,君颜大悦。比干却不胜嗟叹,说:“这鹿台建成,表面虽然虚荣,大商朝的内囊却空了。”

炮烙之刑

纣王多日不理朝政,或与妲己在寿仙宫淫乐,或与妲己骑马射猎。朝中文武百官议论纷纷。太师杜元铣,对于纣王的荒唐行径,看在眼里,忧在心中,他冒死向纣王劝谏,纣王把这件事告诉了苏妲己。

妲己听了纣王之言哭个不停,纣王不知如何是好,问道:“爱妃,你怎样才能不哭呢?”妲己撒娇说:“你下令杀了杜太师我就不哭。”纣王说:“好!”当即命令侍御官传旨:“杜元铣妖言欺君,斩首示众。”

首相商容接旨,嗟叹不已。无奈王命如山,将杜太师脱去官服,绑赴午门。

大夫梅伯见状,问明原委,求见纣王。纣王刚刚哄妲己破涕为笑,看见商容与梅伯求见,非常不高兴,问道:“二卿何故擅闯后宫?”梅伯上前,问道:“杜太师何罪,罪当处死?”纣王说:“杜元铣掌管司天,紊乱视听,欺君枉上。身为大臣,却说朕的爱妃是狐狸精,欲除君王所爱,所以要斩!”梅伯听纣王狡辩,厉声说道:“昔尧舜治天下,应天顺民。言听文官,计从武将。每日上朝与百官共议治国安民之道,去谗远色,天下太平。如今君王半载不朝,乐在深宫,朝朝饮宴,夜夜欢淫,不理朝政,不容谏官,是何作为?君王若听信美人之言,斩忠良直言谏官,是自毁肱股,乞君王赦杜太师不死。”

纣王哪能听进如此教训之词,早就不耐烦了,说:“首相乃前朝老臣,进后宫情有可原。梅伯擅闯后宫,目无君长,是与杜元铣同谋欺君,本当同时斩首,念尔侍予多年,免去死罪,贬为众人,永不启用!”

梅伯闻听,气得七窍生烟,火冒三丈,怒斥纣王说:“昏君,宠爱妇人而绝君臣大义,令文武百官寒心。今罢梅伯,何足道哉!今斩杜太师,是斩朝歌百姓啊。可叹的是商朝几百年基业将葬送在妇人之手,臣没脸见先王于九泉之下啊!”

纣王闻言盛怒,命令武士:“速将梅伯推出去,用金瓜击死!”

妲己听梅伯一口一个妖妇地攻击自己,早气得柳眉倒竖,咬牙切齿地说:“大王,臣妾以为,像梅伯这样假借维护社稷之名,沽名钓誉的死硬派,不能杀头了之,应先上枷锁,关进监狱,再作处置,方可杀一儆百。”

纣王听妲己一说,即传旨:“将梅伯上枷,送进监狱关押,听候裁决。速斩杜元铣首级。”

首相商容见纣王盛怒,不可劝说,当即跪倒在地,叩头说:“老臣衰朽,不堪重任,终日惶恐不安,不堪为百官之长。君王年轻有为,聪明果断,老臣自知无用。望君王赦老朽残躯,放归故里,苟延余岁吧。”

商容本意是用辞职来提醒纣王,不可诛杀大臣,堵塞谏言之路。没想到,纣王听商容辞职,并不介意。说:“首相侍朝三世,劳苦功高。予却没有想到让首相安度晚年,是予之过也。既然首相心力不支,予也不忍心再让首相操劳了。”

商容听了,泪流满面,说:“老臣告辞了,还望君王好自为之,如此则大商幸甚,百姓幸甚!”说完再拜谢恩,自归故里去了。

纣王打发商容走后,问妲己说:“你看这事如何处理?”妲己说:“大王日理万机,聪明果断,臣妾敬仰之至。不知君王用哪样刑罚处置梅伯?”

纣王说:“自我高祖成汤以来,现有刑罚三百多种。处罚梅伯用哪个刑罚,这还没定下来。”

妲己趁机说道:“臣妾有一个建议,我大邑商朝,青铜冶铸技艺高超,世人有口皆碑。可令冶铸一空心铜柱,里面烧火,外面涂油,让犯人裸体在上面行走,这样他们就会被活活地烧死,筋骨粉碎,从而使那些乱臣贼子产生畏惧,这种刑罚如何?”

于是纣王下令让工匠们赶制铜柱,好尽快地对梅伯施以炮烙之刑。铜柱铸好之后,纣王下令群臣到大殿集合,观赏炮烙之刑。

行刑当天只见执刑官如狼似虎,剥净了梅伯的衣服,点起火炉,大扇子扇起风来。不一时,铜柱就红了,然后几个奴隶强将梅伯推上火柱,顷刻间,可怜梅伯,由头到脚,皮尽骨酥,顿时,化为灰烬。

此后,每行炮烙之刑时,用炭将铜柱烧得通红,除去犯人的鞋子而将他置于柱上,犯人的脚被烫得受不了了,就只能在铜柱上狂跳不止,不久就跌下铜柱,葬身火海之中。每逢此时,惨叫之声不绝于耳,而娇艳的妲己看到这种情形,就会“咯咯”娇笑不止。纣王看到美人开心地笑了,便也会心花怒放,得意非凡。

文武百官自从见梅伯惨死,个个心惊胆寒,卷舌不言。微子启、仲衍、比干、黄飞虎等嗟叹不已。炮烙梅伯后,百官人人钳口结舌,没有谁再敢出面谏言,都唯命是从,诺诺而退。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一朝能有敢于直谏的忠臣,乃是国家之幸、社稷之福。然而,纣王和妲己用残酷的手段紧闭了进谏之门,耳旁只容阿谀奉承之音,任政治败坏,民不聊生。

敢于冒死进谏者有之,但向纣王上谏,只能落得“侠烈尽随灰烬灭”的下场,乃至于“孤魂无计返家园”。明知己言难被昏君所信,又何必自送性命呢?闭门大吉才是上上之策,更有甚者,投奔他处。商朝失却了这些忠臣,只留下一群拍马小人,亡国的命运,不言可知。

除去用炮烙残害忠良,为了取乐,妲己还想出了更为残忍的手段。

一日,纣王和妲己在摘星楼上欢宴,时值隆冬,天寒地冻,远远地看见岸边有几个人将要渡河,两三个老年人挽着裤腿正蹚在水中,但一些年轻人却犹豫不敢下岸。

纣王问妲己:“河水虽然冰寒,但老人尚且不畏,年轻人却那么怕冷,这是何故?”

妲己回答:“妾听说人生一世,得父精母血,方得成胎。若父母在年轻时生子,那时他们身体强健,生下的孩子气脉充足,髓满其胫,即使到了暮年,依然耐寒傲冷;假如父母年老时才得子,那他们的孩子气脉衰微,髓不满胫,不到中年,便会怯冷怕寒。”

纣王极为惊讶:“果真如此?”妲己道:“大王不信的话,就抓住这些一起渡河之人,砍断他们的胫骨一看便知。”

纣王命人将过河的几个人活捉到楼下,一人一斧,砍断胫骨,果然见老年的那些人髓满,年少的却骨空。纣王大笑道:“爱妃料事如神!”妲己道:“妾不但能辨老幼的强壮,即使妇女怀孕是男是女,我一看就知道。”纣王问:“怎么才能知道?”妲己道:“这也与父母的精血有关,男女交配时,男精先至,女血后临。属于阴包阳,定是男孩;若女血先至,男精后临,则肯定是女孩了。”

纣王不信,妲己则说道:“大王不信的话,可以在城内抓几个怀孕的妇女验证。”纣王于是下令抓几十个怀孕妇女,集于楼下。妲己则一一指着说哪一个是男,哪一个是女。纣王命人剖开妇女的腹部验证,果然都如妲己所言。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馨笛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