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人物春秋 >

多才风雅——上官婉儿(七)

时间:2017-01-05 09:08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 点击:

晚年的武则天,生活腐化淫逸。转眼,她已经年过古稀,该考虑自己的子嗣问题了。是把王朝留给武家,还是由李家一脉传承呢?武则天犹豫不定。她把文武大臣召集到一起,大臣很明显地分为两派。有一部分人支持在武氏家族内部选拔;更多的人则建议女皇把被贬在外的庐陵王李显接回来。

看到女皇不断迟疑,朝中拥李派接连劝谏女皇把庐陵王接回来。狄仁杰等人还为此屈尊讨好女皇的男宠张昌宗、张易之兄弟。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张氏兄弟服侍女皇的时候自然没少为李显说好话。女皇年事已高,也不忍心让自己的儿子流落在外,决心把他接回来。她找来上官婉儿,让她草拟李显回朝的诏书。对于女皇的选择,婉儿并不吃惊,毕竟血浓于水。但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情人武三思失去继承权,她要试一试女皇的真正想法。所以,婉儿提起笔并没有立即写诏书,而是装作漫不经心地对武则天说:“陛下已经决定了吗?”

武则天淡然地看着她,轻轻地问:“决定什么?”

“决定让庐陵王接替陛下的位置啊!要不然陛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把庐陵王接回来呢?”

“庐陵王是朕的亲生儿子,朕难道不应该把他接回来吗?”

“皇上一片慈母之心,奴婢当然理解!奴婢只是觉得陛下在为儿子打算之余也应该为自己考虑。”

“哦?怎么个考虑法?”

“大周天下是陛下的,也是武氏的。一旦陛下把皇位传给庐陵王,陛下百年之后谁来保护武氏家族呢?”

武则天看着她,心想:婉儿果然不一般,知道我在担心什么。但她仍不动声色地说:“婉儿不必担心,朕自有主张。还有,这次宣庐陵王回朝是密诏,切不可把消息泄露出去。”

婉儿写完了诏书,武则天便命人把李显接了回来。

李显终于结束了多年的流亡生活,重新回到了京师。武则天和儿子叙了离别之情,然后让儿子站到政务殿屏风的后面,自己上朝去了。朝会散去,武则天把狄仁杰一人留了下来。武则天对他说:“国不可一日无君,最近朕又身体欠佳。狄爱卿,你认为三思和显儿谁更适合做太子啊?”

狄仁杰见女皇又是问起皇位继承权的问题,不禁泪如泉涌,冒死直谏:“陛下,武周天下是太宗皇帝一手打下来的江山,天下思李久矣。更何况姑侄与母子哪个更亲啊?望陛下接回庐陵王,顺应民意。”

“每次问你,你都这样,把庐陵王还你!”说着,武则天走到屏风后,把李显领了出来。

狄仁杰定睛一看,果然是庐陵王李显。激动得赶紧跪下:“陛下圣明,陛下圣明啊!”

“狄爱卿快快请起!”

狄仁杰高兴地站了起来,“陛下,庐陵王是要继承大统的人,把他秘密放在后廷恐怕不太合适啊!”

“爱卿说得对,朕会举行隆重的仪式把他接回来的。”

说完,武则天又转身对李显说:“显儿,你看到了狄大人对你有多么效忠了吧,以后有问题要常请教他,知道吗?”

李显哆嗦着回道:“谢陛下,儿臣知道了!”

婉儿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女皇自导自演这出戏,她当然知道女皇为什么这么做。女皇下决心接李显回来,就是决定要把天下给他的。可李显以前当政时的行为让女皇很不放心,所以女皇以这种方式把她信赖的能臣狄仁杰推荐给儿子,她多么希望自己百年以后儿子能知人善用、任人唯贤,好好治理国家啊!一代女皇的气度和远见由此可见一斑!

狄仁杰退下后,武则天命令婉儿把李显一家偷偷送到洛阳城外的龙门住一晚,第二天又让婉儿带着朝廷的仪仗队和文武百官亲自到龙门接驾。接驾队伍中,自然有武三思,看着李显又回来了,武三思知道自己没有希望继承皇位了。只是他很生气,自己身边两个重要的女人  姑母女皇陛下和情人婉儿怎么都不和自己说一声呢!到现在他才明白这两个女人是何等的相似!她们都富有政治能力和无边的智慧,她们又都只是为自己而活,在利益面前,她们翻脸比翻书还快。不过还好,姑妈和婉儿都没有和我翻脸。姑妈的决定我也改变不了,只希望姑妈不要忘了我就好!武三思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表面上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他像其他王公大臣那样,热情地欢迎李显,“大度”地接纳李显。

回到家中,武三思立即去找上官婉儿,他要问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对他。在政务殿旁边,武三思见到了婉儿。

他走到婉儿面前,问道:“婉儿,陛下要接庐陵王回来,你怎么没事先告诉我呢?”

婉儿看着他,心平气和地回答道:“陛下说这是密诏,不能告诉别人。”

武三思抓住了婉儿的肩膀:“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难道我也是别人吗?你这么做未免太无情了!”

婉儿依旧那么平和:“陛下虽然不让我说,可我屡次暗示过你,是你自己没有领悟出来。前些日子我就和你说,陛下年纪大了,思念儿子,将来可能会把皇位传给李家的人。可你却不相信,还说陛下会把武周传给武家的人。”

武三思一想,婉儿确实是说过这些话的,但嘴上还是不肯认输:“你怎么说就怎么是了?”

婉儿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你怎么这么幼稚啊!庐陵王被接回来,将来就会继承皇位,你现在应该做的是讨好庐陵王夫妇,而不是来和我互相猜忌。”

武三思被婉儿说得无地自容,赶紧道歉道:“是我没有考虑明白,你可不要怪罪我啊!”

两人相视一笑,毕竟十几年的关系了,也不是说断就断的。

这些年来,李旦虽然身为太子,却过着近乎软禁般的生活。多年的生存经验早就磨光了他的志气,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安全地生存、安静地生活。所以,当多年以后,在儿子李隆基的帮助下,他真的能当一个名副其实的皇上的时候,他反而没有了兴趣,最后还是把皇位禅让给儿子,继续去过自己安静闲适、与世无争的生活。现在知道哥哥回来了,他当然也明白女皇的用意,很知趣地再三上表请辞。刚开始,为避免伤害母子情谊,女皇假装不同意。

李旦又亲自找到女皇陛下:“陛下,三哥已经回来了。自古长幼有序,儿臣恳请陛下改立三哥为太子。”如此再三,女皇下决心顺应民意,立庐陵王李显为太子。

698年,李显众望所归,重新被立为太子,结束了他多年的流亡生活。

为了防止武家和太子纷争残杀,武则天把儿女和武姓家族的成员召集到明堂,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祭告天地,让他们共同宣誓,永远和平共处,互不仇杀。还立下铁券,藏在吏馆里。武则天用自己的能力化解了潜伏的国家危机。

太子已立,武则天又安心地享受她晚年的乐趣去了!

快乐虽在,可毕竟岁月不待人,皇上也不能抵御年龄的侵蚀。又过了几年,武则天的身体愈加虚弱。人年纪大了,就喜欢回忆,最近她常常想起在长安的日子。所以武则天决定回长安住些时日,这一住就是三年。三年后,武则天又回到洛阳,回来后,她的病更重了,也更加贪恋世间的男色,最得宠幸的自然是张昌宗、张易之兄弟。平日里,二张就常常依靠女皇的宠幸胡作非为。现在,女皇病重,他们常常服侍左右,有时奏折女皇不看,婉儿不看,而是他们兄弟看,然后依照自己的意愿,乱加批阅。对于他们的种种行为,女皇只当没看见,只要他们安心地服侍她,女皇就很知足。女皇的病愈加严重,二张也借此机会愈加嚣张。他们被武则天封以高官,有恃无恐,肆意干涉朝政,飞扬跋扈,不可一世,引起满朝文武大臣很大的不满。后来,武则天竟然常常把政事交给二张负责,太子李显的儿子李重润和妹妹永泰公主、公主的女婿魏王武延基私自议论这件事,被张氏兄弟知道了,哭着把他们告到了武则天那里,武则天竟因此把李重润等人都处死了。大臣们看着武则天所做的一切,知道是张氏兄弟怂恿而成。好不容易迎回庐陵王,他们不能允许这两个跳梁小丑把国家弄得乌烟瘴气。

所以宰相张柬之、崔玄暐,羽林将军桓彦范、敬晖等人来找太子,密谋除去二张,太子答应了。

神龙元年(705年)元月二十二日,张柬之等人率领左右羽林军五百多人来到玄武门,派李湛等人到东宫迎接太子。可李显懦弱,犹豫不定。王同皎对太子说:“先帝将国家交付给殿下,结果殿下横遭贬废,这是人神共愤的事。如今,上天赐给殿下这样的机会,朝臣同心,禁军合力,想要在今天诛杀奸佞小人,恢复李唐社稷。请殿下暂时到玄武门,顺应民意!”可太子怕起事不成,反累自己,他怯弱地说:“奸贼当道确实当诛,可现在圣体欠安,我怕陛下受不了惊吓啊!我看我们还是以后再说吧。”李湛说:“我们大家不顾身家性命,跟随殿下起兵。现在殿下反悔了,请殿下亲自去和将士们说吧!”李显惭愧,才下决心走出了东宫。

王同皎把太子扶到马上,一行人来到了女皇寝宫迎仙宫,在走廊捕杀了张昌宗、张易之兄弟。他们知道,政变的目的不仅仅是杀掉女皇的男宠,更重要的是要让女皇退位,把天下还给李家。所以,他们提着张氏兄弟的头,来到了女皇的病榻旁。“陛下,张氏兄弟意图谋反,臣等奉太子之命已经把他们斩杀了!臣等怕事情泄露,所以没有事先告知陛下。”

武则天痛苦地睁开双眼:“什么?他们叛乱?”随即,武则天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对李显说:“既然叛乱已除,你们就各自回去吧!”

张柬之等人哪肯丧失这个机会,桓彦范向前一步说道:“陛下,太子既然出来了就不能回去了。当年高宗皇帝将爱子托付给陛下,现在太子年岁已长,久居东宫,天意人心,天下思李唐久矣,希望陛下能传位太子。”武则天看了他一眼,说:“你也参与了谋杀张易之的行动?朕待你父子不薄,没想到你竟如此回报朕。”桓彦范很惭愧。武则天又看了看崔玄暐,对他说:“很多人是被别人推荐上来的,可你却是朕亲自选拔的,你怎么也在这儿呢?”崔玄暐无地自容,但这个时候,他们知道自己不能考虑一人的恩宠得失,要以国家大局为重,所以只能辜负女皇陛下的栽培了。面对百官的要求、挟制,武则天不得不同意他们的要求,她知道,自己的时代结束了。

第二天,病榻上的武则天宣布让太子监国,大赦天下。

第三天,武则天把皇位传给了太子李显。中宗即位,大赦天下,但张昌宗党羽除外。

第四天,复为皇太后的武则天托着病体黯然离开迎仙宫,迁居至洛阳城外的上阳宫。

李显当了皇上,高兴之余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的母亲。他带领文武百官亲自来看望自己的母亲,还送给她“则天大圣皇帝”的称号。从此,每隔十天,唐中宗都会率领百官来上阳宫给太后请安。

神龙元年(705年)二月,唐中宗李显把国号恢复为唐。

唐中宗李显通过政变复位,将还在病榻中的则天女皇“请”下了帝座。婉儿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她不由得慨叹时事的变化。想女皇陛下执掌大唐政权五十多年,做了十五年的皇帝,成为自古以来的第一位女皇帝,可谓一生荣耀,不想晚年竟如此落寞,连自己喜欢的男人都保护不了,最后还要被迫让位。婉儿知道女皇心中一定很难过,所以当中宗让她帮助他协理朝政的时候,她坚决地选择留在女皇的身边。因为,女皇对婉儿有着特殊的意义。是女皇把她从暗无天日的掖庭中拯救出来,还委以重任。是女皇教会她怎样在后宫中巧妙地生存。女皇的智慧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她,她伴随武则天多年,两人的感情早就超越了奴仆关系。有时,女皇更像是把她当成一个朋友,有什么事都会和她商量,有什么话都会和她说。现在女皇失去了权力,又生命垂危,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信赖的人,自己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她呢!

同年,在一个秋风萧瑟的晚上,82岁的武则天孤独凄凉地死在了病榻上。她死前留下遗愿,把自己和唐高宗李治合葬在渭水河畔的乾陵。同时,她不让儿子给他撰写碑文,她要留一座无字碑,是非功过,任由后人评说。

送走了一代女皇,婉儿整理心情,回到了李显身旁,还是负责帮他起草诏命。很快,婉儿就从悲伤中走了出来。她很清楚地知道:女皇走了,可她还要活。所以她重振士气,又投入到朝廷的事务中。

现在李显当政,她不得不重又投入李显的怀抱,因为她太需要安全感了。李显也不忘旧情,很快封她为“昭容”。昭容,是皇帝众多妃嫔的称号之一,其地位排在皇后(一人)、妃子(四人)之后,属于“九嫔”之中的第二名。虽然有中宗的宠幸,但婉儿还是很不放心。她知道中宗和韦后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中宗在流放生涯中,每天都过得担惊受怕。武则天每次派人去慰问的时候,李显都害怕得要上吊。有哥哥李贤的例子摆在那里,他相信母亲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在他担惊受怕的日子里,是韦后给了他莫大的精神支持,是韦后不断的劝慰,让他挨过了凄风苦雨,得以存活下来。所以,他贫贱的时候就对韦后说:“如果哪一天我还能回朝的话,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李显果然回朝做了皇帝。他时刻履行自己的诺言,韦后无论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

在李显没被流放以前,他就惧内。现在,两人又有了一层特殊的感情,所以婉儿必须要考虑韦后的问题。她很担心韦后像以前那样离间她和皇上的感情,她怕韦后加害她,所以她要想个办法解决。突然,她想起韦后似乎对武三思有情。还记得女皇在世的时候,曾经撮合李显的女儿安乐公主和武三思的儿子武崇训,后来他们结成了男女亲家。记得韦后第一次看到这位亲家的时候,眼睛停在他身上很长时间。苦于没有人从中牵线搭桥,韦后一直没能和武三思联系上。婉儿决定做这个红娘,借此讨好韦后。

她先去找武三思,陈说利害关系,让武三思结交韦后。然后,又亲自把武三思和韦后约到一起。

韦后平时在宫中爱赌双陆游戏,常常和武三思对坐着赌双陆,韦后故意撒痴耍娇,逗武三思玩笑。中宗看着不但不生气,还手中握着一把牙签儿,替他们算着输赢的筹码。韦后得到了武三思,对婉儿感恩戴德,决定冰释前嫌,从此和婉儿成了好朋友。

李显很重用婉儿,婉儿提出的很多要求他都会答应。婉儿自幼喜欢写诗,不想浪费了才华,所以想趁着被宠幸的机会发挥自己的才华。于是,她建议中宗设立修文馆,大召天下诗文才子,邀请朝中擅长诗文的大臣进修文馆,摛藻扬华。她还组织宴会,赋诗唱和。婉儿常常同时帮助中宗、韦后、安乐公主赋诗,无不是佳作,当时很多人传看、唱和她的诗。中宗还让她品评大臣们作出来的诗,名列第一的人,可以得到很贵重的赏赐,甚至可以加官晋爵。

在武后当政时期,上官婉儿就组织过很多次诗会,其中最有名的是龙门诗会。一次,武后拿出一件锦袍,赐给最先写出诗的人,婉儿负责评定。东方虬第一个写完,把诗交给了婉儿,接着宋之问的诗也写完交给了婉儿。按照事先的规定,本来应该把这件御赐锦袍赐给东方虬,但婉儿却把它赐给了宋之问,因为她认为宋之问的诗文理兼美。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馨笛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