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人物春秋 >

多才风雅——上官婉儿(八)

时间:2017-01-05 09:09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 点击:

到了中宗时期,诗会仍然继续举办。当时有两个人久负盛名,他们就是沈佺期和宋之问。二人都是唐初的文豪,致力于诗的格律化,史称“沈宋”。二人诗风相近,诗才相仿,时人很难分出高下,是上官婉儿帮时人给这两位文豪作出了评定。一次,中宗带领百官去昆明池游玩,即兴赋诗,群臣应制百余篇。中宗让婉儿对百官的诗作一一加以评定,很快就有了高低结果,最后只剩下沈佺期和宋之问的诗不分高下。婉儿细心地读了二人的诗,认为两人才气相抵,但宋诗略胜一筹。因为沈诗的落句是:“微臣雕朽质,羞睹豫章材。”婉儿认为这两句话表明词气已经没有了;而宋诗的后两句是:“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词气仍在,并且很旺盛。听了婉儿的评价,沈佺期很服气。明代王世贞在《艺苑卮言》中也说:沈佺期的结句是“累句中的累句”,宋之问的结句是“佳句中的佳句”。后世评论也认为婉儿的评语一针见血,可见她的确不愧为一位宫廷文学的权威鉴赏者。

在众多诗学才子中,有一个人引起了婉儿的注意,他就是崔湜。在武三思府上,婉儿曾经见过他,那次见面,婉儿就被他的外表吸引了。不过当时婉儿还沉浸在与武三思的绵绵爱意中,无暇他顾。现在武三思投入韦后的怀抱,留下婉儿一人寂寞。在这个时候又见崔湜,婉儿不禁心向往之。不想这崔湜又写得一手好文章,自然更讨婉儿的喜欢了。面对大自己六岁的上官婉儿的爱情,崔湜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不单是因为他们都负有诗名,更重要的是崔湜知道上官婉儿在朝中的权势,他知道自己一旦依附了上官婉儿,马上就会有荣华富贵。婉儿也果然没有亏待他,常在中宗面前推荐他。他很快从中书舍人升为兵部侍郎,又升为中书侍郎、检校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在当时是宰相之位)。

可是有一点不尽如人意,崔湜住在宫外,婉儿住在宫内,两人见面很不方便。为了便于和崔湜见面,婉儿又想出了一个办法。她先去找韦后,让韦后求中宗允许宫女、妃嫔在宫外建宅,她知道韦后会答应这个请求,因为这样做也方便韦后私会自己的情人。让妃嫔在宫外建设府邸,这在唐朝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但是韦后提出的要求,李显不得不答应。所以婉儿在宫外买了一处府邸,和崔湜做起了露水夫妻。后来,中宗派人在上官婉儿的居住地穿池为沼、叠石为岩,穷极雕饰,又常常带着大臣于其中喝酒、玩乐。这个地方亭台阁宇,园榭廊庑,风雅可称是洛阳第一家。后来崔湜在主持铨选时,犯了很多错误,中宗把他贬为外州司马。

自打婉儿把武三思介绍给韦氏,武三思整日只顾和韦后厮混,冷落了婉儿。李显又年老体弱,崔湜的出现,抚慰了婉儿寂寞的心灵。现在崔湜出事了,婉儿自然不能见死不救。所以婉儿去找安乐公主,求她帮忙。

安乐公主小名裹儿,是当年李显被贬流放的途中所生。当时韦氏没有准备,只能用自己的衣服把孩子裹在里面,所以得名裹儿。虽然成长的过程很艰辛,但长大后的安乐公主却出落得异常美丽,号称当朝第一美女。又因为安乐公主与李显患难与共的特殊关系,所以唐中宗对这个女儿非常宠爱。武三思就是看中了安乐公主的特殊地位,才会百般斡旋,让自己的儿子武崇训娶了她。

在安乐公主刚跟着父亲被武则天从乡下接回来的时候,婉儿没少照顾她。现在婉儿有事相求,她爽快地答应了。安乐公主只是和中宗撒了个娇,崔湜就官复原职了。

虽然中宗复位,天下复归李唐,但武氏一族在朝中的势力仍然很大。尤其是武三思,他凭借韦后和上官婉儿的帮扶,在李氏王朝中非但没有获罪,反而加官晋爵,深得中宗赏识,又被擢升为开府仪同三司。武家的人因为武三思的提升、重用,更加嚣张。

中宗复位,朝政混乱,韦后弄权,武三思得宠,这些事让朝中大臣非常不安。当年张柬之等人发动神龙革命,把武则天从帝位上“请”下来的时候,曾有人建议一并将武三思除去,但张柬之没有听从意见,所以未能成行。现在看到武三思联合韦后、上官婉儿搞得朝野乌烟瘴气,张柬之才决定联合力量除掉武三思。

他给中宗上表,说武三思和皇后有染,建议中宗除掉武三思,中宗不相信。在这以前,监察御史崔皎向中宗进谏,建议中宗削弱武氏的力量,保证朝野的稳定。中宗非但不听,还把崔皎的话告诉了武三思,武三思找机会贬了他的官。现在武三思知道张柬之等人还想除掉他,决定先下手为强,把他们一并除去。

他先去找韦后商量,已经结成同盟的韦后自然帮忙。但是韦后不知道具体怎么实施,她又找婉儿商量办法。婉儿想了想,然后说:“这几个人在朝中根基不浅,我们要一步步来。皇后可以先让皇上升他们的官,采取明升暗降的方法先夺去他们手中的权力,然后再从长计议。”

于是,韦后找到中宗,对他说:“陛下,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张柬之、崔玄暐等人不顾个人安危,帮陛下重登大宝,陛下还没有赏赐他们呢!”

唐中宗问:“依皇后的意见,朕该如何封赏他们呢?”

韦后答道:“陛下不如封他们为王,这是天大的荣耀。他们一定会感激陛下的恩宠,更加潜心辅佐陛下的。”

“好,就依皇后所言!”

于是,中宗封桓彦范为扶阳郡王,敬晖为平阳郡王,张柬之为汉阳郡王,崔玄暐为博陵郡王,袁恕己为南阳郡王。同时,还赐给他们很多金银、布匹,显示皇上的恩宠。这样,采取明升暗降的方法,武三思顺利地夺了五人的权力,自己在朝中更加不可一世。

可武三思还是不放心,他要将这几个人赶尽杀绝。

他秘密派人写了一张关于韦后淫荡乱朝的布告,然后让人贴到洛水桥上。以前,处士韦月将看不惯朝政如此混乱,曾经上书检举武三思和韦后通奸的事,还预言他们会勾结叛乱。面对臣子对皇后的指责,中宗非常不满,下令处死韦月将。黄门侍郎宋璟以自己的性命相抵,才免韦月将一死,发配岭南,后来中宗还是偷偷派人将他处死了。正是通过这件事,武三思知道中宗很注意韦后的名声,不允许别人破坏。所以,现在他想出了这个栽赃嫁祸的方法。

果然,中宗知道这个布告后,暴跳如雷,下令严查。朝中都是武三思的党羽,严查的结果自然说是五王所为。韦后又到中宗面前大加哭诉,武三思还找来儿媳安乐公主添油加醋,中宗盛怒之下,将五人贬出京师。武三思还让太子李重俊上书诛灭五王三族,李显没有答应。

中书舍人崔湜对武三思说:“五王不除,必是后患!不如派人假传圣上的旨意,将他们全体诛杀。”所以,桓彦范在流亡贵州的路上遭杖杀而死;敬晖流放到崖州被杀害;袁恕己被流放到环州的时候,已经被逼疯了,还是难逃一死;崔玄暐在流放白川的半路被杀害;而张柬之也在被流放到襄州时,气愤而死。

武三思谋杀五王之后,权力已经上比君主了。他常常对别人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对我好的人就是好人,对我坏的人就是坏人!”一时间,很多奸佞小人投到他的麾下。兵部尚书宗楚客、将作大匠宗晋卿、太府卿纪处讷、鸿胪卿甘元柬等人都是武三思的党羽,御史中丞周利贞、御侍史冉祖雍、太仆丞李悛、光禄丞宋之逊、监察御史姚绍之更是对武三思摇尾乞怜,时称“三思五狗”。

韦后因为皇太子李重俊不是自己亲生的,所以很讨厌他。武三思也怕他继承皇位后会加害自己,所以对他小心提防、伺机破坏。上官婉儿因为与武三思、韦后的特殊关系,在撰写诏令的时候常常褒扬武家、贬抑李家。安乐公主和丈夫武崇训更是不把太子放在眼里,常常横加侮辱,甚至在人前称呼太子为“家奴”,她还常常怂恿中宗废掉太子,立她为皇太女。中宗虽然不答应,但从来不责备她。

太子李重俊忍无可忍,决定杀掉武三思一伙儿。

唐中宗神龙三年七月六日,李重俊带领左羽林军大将军李多祚、将军李思冲等人,假传圣旨,紧急征调三百多名士兵冲进武三思家,杀死了武三思、武崇训等十余人,但没有找到安乐公主。李重俊派左金吾大将军守卫宫门,自己带领士兵冲进后宫,搜捕上官婉儿。上官婉儿当时正和中宗、韦后在一起。面对危机,她临危不乱,镇静地对中宗说:“皇上,看太子这样是想先杀婉儿,然后再杀皇上和皇后啊!”中宗吓得紧忙带着上官婉儿、韦后、安乐公主逃到玄武门城楼上,他又召集右羽林军大将军刘景仁率领一百名侍卫来城楼前护驾。接着,侍中杨再思、兵部尚书宗楚客又调集一千多名士兵进行平叛。李重俊站在城楼前,一直希望中宗能和他说话,问他为什么造反。可中宗站在城楼上,只是对李重俊的士兵说:“你们都是朕的士兵,为什么要起兵反朕啊?如果现在你们放下武器的话,朕会既往不咎!”造反的士兵看到敌众我寡,皇上又肯不追究,都纷纷倒戈。太子李重俊匆忙逃跑,在树下休息的时候被左右的人杀掉,将人头献给了中宗。

中宗拿着李重俊的人头来到武三思灵柩前祭祀,婉儿和韦后看着自己的情人惨遭杀害,不免心生凄凉。婉儿心想,世事多变,要懂得珍惜现在啊!还好,她还有崔湜。虽然最近崔湜又投入了安乐公主的怀抱,不过他也并没有怠慢自己。婉儿又想到李重俊竟指名杀她,才发觉自己交好武氏,已经得罪了李家的人。自此以后,她有意疏远韦后一伙,开始靠近太平公主。

武三思死了,韦后很伤心,但她的宝贝女儿安乐公主却很高兴。因为,安乐公主已经和武延秀(武承嗣的儿子)好上很长一段时间了。现在,武崇训不在了,安乐公主光明正大地嫁给了武延秀。

武三思虽然被诛,朝野却没有多大改善。中宗等人耽于享乐,淫逸之风仍在蔓延。韦后、安乐公主、长宁公主(韦后的女儿,安乐公主的姐姐)、韦后的亲戚、上官婉儿、婉儿的母亲沛国夫人(郑氏在婉儿被封为昭容的时候,一道被封为沛国夫人)等人都依靠自己手中的权力恃强凌弱、卖官鬻爵。无论是屠夫、宫女,还是尼姑、道士,只要给她们行贿三万钱,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差事。

自从上官婉儿奏请后宫妃嫔可以在宫外设宅,很多人都到外面买了自己的府邸。朝中大臣、三教九流都跑到她们身边讨好,或是希望自己加官晋爵,或是希望给自己谋个一官半职。其中以安乐公主最甚。

安乐公主仗着中宗和韦后的宠爱,刁蛮、霸道,朝中很多官员都是经她推荐而晋升的。她还和姐姐长宁公主比赛,看谁的庭院更豪华,谁家的用度更奢侈。安乐公主请求中宗把昆明池赏赐给她,李显因为昆明池是很多渔民赖以生存的基础,所以没有同意。安乐公主一气之下,强夺民宅民地,开掘“定昆池”。定昆池方圆四十九里,一直到达南山。安乐公主又模仿华山造型,在其中兴建假山、堆砌石头。山中水道纵横,仿佛是天河。安乐公主将此池取名为定昆池,是为了显示这个水池比昆明池还要广阔、奢华。

安乐公主和长宁公主还常常放纵家奴出去强民占地,胡作非为。官府将她们的家奴抓捕下狱,两位公主找到中宗,中宗竟把他们全都无罪释放。

安乐公主还和太平公主各树党羽,互相破坏。中宗对此没有办法,他曾经问修文馆直学士武平一:“听说最近宫内外的皇亲、国戚、贵族相处得很不和睦,你有什么办法化解吗?”武平一回答说:“这都是因为有些奸佞小人从中挑拨,把这些小人驱逐出去就好了。如果这个办法还不灵验的话,皇上就要收回爱心,严加教训,防止这些皇亲国戚积累罪恶。”李显认为武平一说得有道理,赏赐了他,但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

景龙元年(707年)二月,韦后说她衣箱的裙子上有五色祥云升起,让画工把祥云图画下来给百官看。她还让右骁卫将军,知太史事迦叶志忠上表说:“当初,高祖当皇帝前,天下歌‘桃李子’;太宗当皇帝前,天下歌‘秦王破阵乐’;高宗当皇帝前,天下歌‘侧堂堂’;则天皇帝当皇帝前,天下歌‘武媚娘’;圣上当皇帝前,天下歌‘英王石州’。由此可见,现在皇上皇后仁德归心,天下人都很仰慕。所以,臣想送上‘桑条歌’十二篇,让天下人都知道皇上、皇后的丰功伟业。”中宗高兴地同意了,这篇歌颂韦后的桑条歌让韦后的野心昭告于天下人面前。

韦后势力日盛,定州人郎岌上疏说:“皇后淫乱后宫,必将作乱!”中宗下令将郎岌乱棒打死。

许州燕钦融又上疏,说:“皇后淫乱、干预朝政、外戚势盛;安乐公主、武延秀、宗楚客胡作非为,阴谋危害国家。”百官上疏不断,中宗决定召见燕钦融一问究竟。燕钦融一边磕头,一边陈述,声泪俱下。中宗呆在那里,说不出话。燕钦融走后,宗楚客假传中宗旨意,派人捕杀燕钦融,燕钦融惨死。中宗虽然没有追究宗楚客的责任,但心中很不高兴。自此,中宗有些疏远韦后。

韦皇后是一个权力欲极强的女人,一直想成为第二个武则天。中宗刚刚复位的时候,她就坐在帘子后面,临朝听政,时时给中宗以训示。上官婉儿也常常劝谏韦后行则天故事。则天故事无非是两点,一是做皇帝,二是养男宠。这些年来,韦后有许多情人,就连女婿武延秀和她的关系也不清不楚。养男宠实现了,做皇帝却还没有实现。现在,看到中宗的变化,韦后怕中宗哪一天会和她反目,决心害死中宗,自己做皇上。安乐公主一直想做皇太女,中宗没有答应,她耿耿于怀,也加入到谋害父亲的阵营中。韦后答应安乐公主,一旦自己成为皇上,就封她为皇太女。

散骑常侍马秦客精通医药,光禄少卿杨均擅长炒菜。由于经常出入宫廷,他们和韦后都有不可告人的通奸关系。韦后借此威胁他们,他们怕中宗知道了怪罪,只好也投入谋害中宗的阵营。二人合力,做了一个有剧毒的馅饼,毒死了中宗。

中宗死后,韦皇后密不发丧,而是把亲信找了来,开始集中权力。她动员士兵五万人守卫京师,让韦温总管全国兵马。

看到中宗被韦后毒死的那一刻,婉儿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具有敏锐政治嗅觉的她知道又要变天了,她又要选择一队来站。现在虽然韦后的势力略胜一筹,但仍有很多朝臣拥护李家。太平公主的势力也很强大,最后鹿死谁手还不好说。所以,她现在不能明确地站在哪一边,她哪边都不能得罪。婉儿立即把太平公主找来,看到哥哥的死尸,同样具有政治能力的太平公主当然也明白怎么回事。她和婉儿要联手阻止韦后的阴谋,可现在又没有什么办法。正好,韦后让婉儿起草中宗遗诏。婉儿只能采取折中的办法:立温王李重茂为太子,韦后辅佐幼主,相王李旦参知政事。婉儿本想通过这个办法,让李旦牵制韦后,阻止韦后的阴谋。谁知宗楚客觉得把李旦留在身旁是个祸害,所以率各宰相上表,请皇后临朝主政,免除了相王李旦的职务。李旦被改封为太子太师,婉儿的权宜之计没有成功。

一切准备停当,韦后命人把中宗的灵柩抬到大殿中,昭告天下。三天后,太子李重茂即位,韦后掌管政事。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宗楚客、武延秀等人劝韦后早些登基一统。于是,韦后大换朝臣,提拔韦氏一族和自己的亲信。接着,宗楚客又秘密上疏韦后,伪造神示,说韦后是上天注定要推翻李氏王朝的人。最后,只剩下一个障碍了,那就是太平公主和李旦。李旦是继承过大统的人,拥有很多朝臣的拥护;太平公主在朝中势力强大。宗楚客和韦温、安乐公主商量,密谋除掉李旦和太平公主。

兵部侍郎崔日用一直归附武、韦一伙,知道了宗楚客的阴谋,他怕事情失败,大祸会降临到自己头上,有人暗中把事情告诉了李隆基。

李隆基是相王李旦的儿子,曾经任潞州别驾,被免职后又回到了长安。他秘密团结拥护李唐的大臣,结交有才干的勇士,密谋推翻韦氏,恢复李唐政权。唐太宗李世民的时候,曾经甄选朝中的骁勇健儿,穿上画有虎皮的衣服,随从皇上出游打猎,在马前射击走兽,号称“百骑卫士”。武则天时,人数增至一千人,号称“千骑卫士”,隶属左右羽林军。到中宗时,人数已经增加到一万人,号称“万骑卫士”,设专门官职  万骑果毅负责管理。李隆基用心和他们中的豪杰英雄结交,交下了很多人。

知道了宗楚客等人的阴谋,李隆基与太平公主商量,决定先发制人。唐中宗景龙四年(710年)六月二十日,李隆基在万骑果毅葛福顺、李仙凫的支持下,伙同太平公主及其子薛崇简、刘幽求等人发动政变。是夜,天降大雪,刘幽求道:“天意如此,机不可失!”葛福顺遂拔出长剑,率领士兵,闯进羽林军大营,杀死了韦璇、韦捷、高嵩,砍下他们的人头说:“韦皇后毒死先帝,阴谋乱朝,人人得而诛之。凡韦氏族人,身高有马鞭长的都杀无赦!我们要拥护相王李旦,安定天下,凡助纣为虐者,杀无赦!”士兵都不满意韦氏,高兴地把韦璇的人头送给玄武门下的李隆基。韦后仓皇失措,逃到飞骑卫士营,被士兵砍下头颅,献给了李隆基。正在镜前打扮的安乐公主,被一拥而进的士兵杀死,武延秀也被士兵在肃章门杀死。

听到皇宫内喊声震天,婉儿紧忙出去查看,才知道是李隆基和太平公主发动了政变。身居要位多年,还曾经依附武三思、韦皇后的上官婉儿深知自己在劫难逃。她泰然地走到宫门前,亲自迎接这一刻,宫女们手持烛火,站在她的身边。刘幽求的先锋军队到了,婉儿安静地把自己曾经草拟的中宗遗诏给他看,婉儿并不是想为自己开脱,她只希望李隆基明白,她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心向李唐的。刘幽求拿着中宗的遗诏,求李隆基网开一面。李隆基也舍不得杀上官婉儿,毕竟她是一代才女。但是,上官婉儿犯下的罪过实在不可饶恕。是她穿针引线,帮助武、韦联合,是她帮助武、韦势力迫害李家的人,上官婉儿对于朝野的混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李隆基把心一横,将她斩于军旗之下。

就这样,在红烛的微光中,上官婉儿结束了她宦海沉浮的一生。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馨笛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