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文化 >

钱庄、账局、票号——细数从古代到近代银行的前身(三)

时间:2015-03-01 17:45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俆潜点击:
  在中国资本主义的萌芽时期,中国也产生了近代的金融业,钱庄、账局、票号都是中国近代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的主要业务是货币兑换、存放款及发行小票等其他项目,功能类似于今天的银行,它们既有很多共同点,也有各自的差别,对中国近代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它们特殊的经营方式和发展轨迹也是中国深厚文化的一部分,在历史的画卷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中国近代金融业发展臻于成熟——票号

 
  票号,即以异地款项汇兑为主要业务的金融专营机构,后亦办理存放款及委托代理等业务。因其最早且多由山西人创办,故也统称为山西票号。票号的产生,是中国金融史上的一件大事,它标志着近代金融业的三大基本业务——存款、贷款、汇兑,中国金融机构已全部具备,而且也表明中国近代金融业发展臻于成熟。票号的发展轨迹固然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但票号的产生发展除了和广阔的时代背景有关外还和清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当我们谈到票号的时候,目光也就不能不落到票号和清政府的关系上。另一方面,作为较为成熟的金融机构,票号制度也值得我们研究与探索,资本的招集、员工的管理、经营的理念都是我们古老民族发展史上值得纪念的一抹艳丽色彩。钱庄、账局和票号虽然看起来相似,却又有着不同的社会功能与影响,它们的异同与联系也需要我们耐心地加以比较。
 
  票号的产生和发展
  票号产生之后,曾称雄中国社会将近一个世纪,对当时中国经济的运行产生过重要的影响。但是,关于它的起源,却有着多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票号起源于隋末唐初。这种说法是把我国古代的“飞钱”看做是专营汇兑业务的开始。“飞钱”是早期的一种汇兑方式。当时商人外出经商携带大量铜钱有诸多不便,于是便先由官方开具一张凭证,上面记载着地方和钱币的数目,之后持凭证去异地提款购货。此凭证即“飞钱”。“飞钱”本身不介入流通,不行使货币的职能,因此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纸币。实际上“飞钱”只是一种贷币的汇兑方式,与票号专门经营汇兑性质不同,而且当时的商品经济并不发达,没有达到对汇兑业务强烈需求的程度,“飞钱”也只是断断续续地存在了十几年而已。所以,唐朝时产生“飞钱”并不能说明票号在那时就产生了。
  另一种说法认为票号产生在明末清初。这种说法也很具有传奇性质。据说,明末清初闯王李自成被清军击败后,在逃往山西的路上,为了减轻行军负担,将所携带的金银掩埋于一户姓康的人家院内。后来,康家就利用这笔钱创办了票号。这个传说经考证也是不可信的,主要是因为在山西经营票号的人中根本就没有姓康的,而且这些只是口耳相传的故事,史料上直到清代中期也没有关于票号的记载。
  现在最为准确和最为广泛接受的说法,是最早的票号由山西平遥人雷履泰创办,产生于道光年间。
  票号的产生也有它特定的时代环境。
  首先,道光年间,我国的商品经济已经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商品交流的规模、范围都在不断地增大,经济活动已远远超出了地区的限制,全国性的贸易也发展起来。这就向金融业提出了新的要求,需要解决现金携带及账务的清算问题,于是,专营埠际汇兑的金融机构——票号便应运而生。
  其次,汇兑的产生和发展还有赖于近代通信系统的出现。中国的驿站制度虽然早就产生,但一直为官方所用,民间无法利用。直到嘉庆年间,民间通信系统即当时的信局才出现,这才为不同地区间的汇兑提供了便利的条件,票号由此得到了发展。
  票号开始经营时只是经营以汇兑为主的金融业务,随着商业的发展,票号也投资其他商号,有的较大的票号也直接兼营货物买卖。不过,兼营其他业务只是票号的一种投资,并不是其主要业务。但这却能反映出票号的发展,扩大了经营范围。
  票号在19世纪50年代左右进入了发展的高峰,和清政府建立起了联系。甚至承担汇兑清政府卖官鬻爵的捐款,对政府进行财政贷款。票号虽然在那时进入了它的黄金发展阶段,但随着太平天国运动的兴起,票号也逐渐走向了衰落。
 
  票号的功能和制度
  票号的产生代表着我国近代金融业发展到了成熟阶段。它的业务和功能也越来越类似于今天的银行。大体上,票号有以下四种主要业务:
  1. 汇兑。汇兑是票号最主要的业务。汇兑的方法是由汇款人将需要汇的金额交与票号,并把需要汇往的具体地点也告诉票号,票号马上把汇票寄往需要支付地的分号,转交给收款人。然后收款人就可以凭借汇票随时到票号去取款了。依照票号的规定,凡是取款人取现金时,票号都要从中扣取一部分作为利润。
  2. 存款。票号运用的资金,除了自身原有的资本外,还有一部分是存入的款项。这项存款,大都是官府的公款,如税款、军饷等。在户部银行产生以前,清朝没有国家银行,所有的公款,在京城就存在国库中,在地方就存在藩库里。票号的老板往往与官员相勾结,使他们暂时将公款存在票号里,这样,暗地里官员们能获得不少利益,而票号也能利用国家的钱来发展自己的经营。此外,还有很多官吏的私人存款也存在票号。至于普通商人,因为票号的利息比钱庄低很多,所以都不愿投存。
  3. 放款。放款虽然也是票号的业务之一,但却不太受重视。所以如果不是资金停滞,票号大多不愿放款。而票号的放款对象也是以钱庄为主的,商店和官吏排在其次,平常人则无论应允多大的利润也不会被轻易允许的。票号放款的期限通常分为短期和长期两种。短期的放款,以一个月、两个月或三个月为期限;长期放款则以一年为期。放款的利息并不是一定的,一般要依金融状况来定,当然也看借款人的身份,如果放款给官吏,利息就会高点。
  4. 发行小票等其他经营。票号发行的一种临时便条叫做小票,取款时,凭票付款,认票不认人。小票一般在北京发行较多。另外,票号有时还兼营办货作为副业。
  作为一种较为成熟的金融机构,票号的很多制度都是值得我们关注的,很多制度沿用至今。
  首先是资本召集,票号均采用股份制度。通常票号都是合资经营,即使是某一个家族独办,也往往由家族内不同的门户共同出资。因此,为了明确利益,必须采用股份制度,以便于分红时结算。在责任方面,他们采取的是和中国传统商号一样的无限责任制,就是说,无论此家票号的资本多少,一旦出现负债,票号股东有以全部资金进行偿付的责任。从这方面来看,票号仍然延续着传统的方式。
  票号对于员工的选拔和管理也有着非常严格的制度。票号选择员工一般都需要有人引荐,引荐后也还要经过简单的考核。一般先询问一下家庭身世,以防为人不正或有不好的遗传;接着还要测试智力和文字,以判断被测试者的能力。新员工进入票号后还要经过一段时期的培训,才能独立从事工作。在培训中表现较差的员工也是有可能被开除。即使是通过了培训的考验,在日后的工作中,也要随时接受考核。除严格的考核外,对表现优异的员工也要给予提升,很多票号的经理人都是从普通员工晋升而来的。
  票号的经营方式较之钱庄、账局都有了很大的进步。票号主要经营的是汇兑,汇兑有票汇、信汇、电汇三种。通常用得最多的是票汇的方式,不过为了防止伪造,票号有很多防伪手段。如讲究印制,每个票号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汇票,包括图案、字体都有严格的讲究。还有就是附加暗号,暗号一般加于汇票之后,主要是月日与银数,以类似密码的特定方式书写,并且数年一变,以防泄露。
  这些管理方式,在今天看来也并不落后,尤其是票号的经营者往往最注重诚信,他们都严守行业的规则,当出现了债务时,即使是倾家荡产也会全额赔偿,正是因为这样,票号才在我国金融史上存在了一百多年。

平遥日升昌——中国票号博物馆
  票号与清政府的关系
  进入近代以来,中国不断受到外国列强的入侵,各地又纷纷爆发农民起义,清政府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窘境,内忧外患,国库吃紧。清政府为了弥补亏空而增加税收,举借内外债,这些款项大都经过票号之手,并且依靠票号将款项从各地汇拢起来,输往京师户部、西北、西南用兵之地和洋务织造所,融通转运。渐渐地,票号几乎成了清政府的财政支柱。
  1. 代办捐纳、印结,为清政府筹措财政经费。捐纳,即是以钱来买官卖官;印结,是一种签有印鉴的保证文书,亦用作买官之用。天平天国失败之后,清政府出于财政需要,大肆推行捐纳制度,票号代办、代垫捐纳、印结就成了经常性的业务。穷酸寒士为了登上仕途,请票号代出捐纳来谋取官缺。票号除了从中赚取汇费外,还要收取各种小费,并能代理其辖地的金库,扩大票号的营运资本,并能取得官吏的保护,一举数得。清朝中后期票号实际已经成为捐官制度办事结构的组成部分,对清政府的财政聚敛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2. 票号为国家汇兑公款。国家公款的汇兑一直都是清政府所争论的问题,为了管理方便,在票号发展起来以后,户部就把税款以及其他款项的汇兑交给票号,票号也就充当起了清政府税款的解缴机关。
  3. 票号借款给清政府,解救清政府的财政危机。按照清政府的规定,中央政府经费及各种专用款,均由户部与指派的各省关将税款直接押运至用款地方。但是由于各省关收入困难,而用款单位又经常催得过急,各省关就不得不向票号借款。在这一方面,票号的确为清政府解决了很多燃眉之急,例如镇压各地起义的粮草钱款多数都是由票号垫借而来。
  4. 票号还代理部分省关的财政金库。票号最初代理的只是少数省关,后来各省相互效仿,以致送往京城的税款均由现银改成了汇票。究其原因,第一,政府的财政愈发的困难,各省乃至京师常常需要向票号垫借。第二,捐纳制度所促成的官吏与票号勾结,互相利用,官员存公款于票号,既可以在财政不足时请票号垫付,也便于个人将搜刮所得汇回原籍。票号也赖公款的存入来扩大资本,贷放方便,获利丰厚。此外,票号每当资金周转发生困难时,还发行银两票,对清政府的财政也起了一定的支持作用。
  票号汇兑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清政府的财政困难,为清政府对全国金融进行宏观调控助了一臂之力,而且汇兑也适应了当时京师和地方的财务调剂。所以,清政府无论是权宜之计还是顺应商品经济的发展,都与票号产生了无法割舍的联系。而票号也借清政府而不断发展,实际上,它们之间无非是相互利用罢了。
 
  票号的衰落
  票号与清政府相勾结使得票号迎来了自身发展的高峰,但同时也埋下了隐患。到光绪末年,票号就开始趋向衰落了。总的来说,这主要是因为它的发展是从鸦片战争以后担当中国金融市场中汇解现金的角色开始的,后来转变为清政府腐朽政权的财政支柱,参加了封建经济的剥削。因此,票号的经营中也表现出了某种寄生性,到最后必然会趋于衰落。而进一步的现代化也使得票号慢慢被历史所淘汰,票号的衰落具体有以下原因:
  1. 交通改革的结果。火车和火轮船通行于各商埠,缩短了各地的距离,商人往来更方便,再加上银元的流通,即使是大宗的款项,也很容易运送结算。由于交通的便利,票号已经不是必须的了。邮政、信局也开始办理汇兑,抢走了票号的一部分生意。
  2. 新的金融机构的出现。清末国家银行如户部银行、交通银行等,及各省官府银号相继成立,从前票号所做的国库及官府的生意少了一大半。各地民营银行和钱庄、银号对于存款加利,对于汇兑则减少了收费,票号的生意被剥夺了不少。外国银行也纷纷开始经营国内汇兑,吸收存款。这些都使得票号大大亏损。
  3. 遭受辛亥革命的打击。因为票号的繁荣是依附清政府和官僚得来的,一旦清朝灭亡、官僚失去势力,票号也就无所凭依,自然不能继续存在。
  4. 恶劣的金融环境对票号的影响。清代币制相当混乱,当时银两和制钱并行流通,作为法定的货币制度,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完整的体系。清政府对制钱的铸造管理得很严格,而对银锭、银块却不加干涉,因此,银的成色、重量也因铸造的时间和地区而有所不同。而且,清政府滥发宝钞、广铸大钱,导致恶性通货膨胀。在这种恶劣的金融环境和社会环境下,以商业为根基、以金融为命脉的票号,势必受到种种不利影响。
  5. 内部原因。票号大都是由山西晋商经营的,缺少新意识和改进的勇气,因而也是造成票号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光绪末年,袁世凯任北洋大臣的时候,招揽晋商创办直隶官银号,晋商皆不接受。以后设户部银行,招晋商入股,也没有得到响应。直到大清银行、交通银行成立,所有的官款都存入两行,票号才知道受了重创。
  总之,票号的衰落,一方面是由近代历史发展的趋势决定的,另一方面是由于晋商严守旧习、依靠官僚、不知改革,终酿成恶果。
 
  钱庄、账局、票号对近代经济的影响
  钱庄、账局和票号的产生在近代历史上有着重要的意义,推动了整个近代史的发展。
  首先,它们是近代金融体系的支柱。虽然在钱庄、账局、票号产生之前,中国封建社会就有了例如当铺、印局等早期金融机构,但是它们都带有封建社会的剥削性质,而且并不具有金融行业的三大基本业务,即存款、贷款、汇兑。钱庄是以货币兑换、信贷活动为主要业务;账局主要是经营存放款,票号的主要业务是异地款项的汇兑。也就是说,在钱庄、账局、票号全部产生之后,我国已经具备了近代金融的全部特点,中国正式进入了近代文明的金融体系。
  钱庄、账局、票号共同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中国在明清以前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一直都是自给自足的封建自然经济占主导,商品的交换和流通并不是很广泛,因而不需要专门从事兑换、异地汇兑等业务的金融机构。明朝中后期,资本主义萌芽开始产生,商品交换的规模和范围逐渐加大,这就要求金融行业有与之相匹配的经营活动,于是钱庄、账局、票号等近代金融组织应运而生,它们是商品经济发展的产物,然而它们的产生又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加速了自然经济的解体。有了这些专门从事金融服务的机构,商业流通得以流行和广泛传播,尤其是远程贸易交换。存放款业务的开办也为商业经营提供了资本,扩大了经营的范围。钱庄、账局、票号对于近代商品经济的影响是深远的,它们使得中国的商业发展进入了现代文明,推动了社会经济的繁荣。
  钱庄、账局、票号还促进了中外经济的联系。中国商品经济的发展开始时仅限于国内少数几个经济发展程度较高的城市。随着钱庄、账局、票号业务内容和范围的扩大以及外国经济势力的入侵,经济交流的范围也逐渐扩大,中外交流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外国银行资本充足、经营管理先进,因此很多中国金融机构都和它们有着业务往来或是其他的交往,这既是中外联系加深的表现,同时也促进了这种交往。外商通过投资在华的钱庄、账局、票号参与到中国的商业运转中,和很多行业的大商家都保持着密切的关系,这样,中外的贸易发展也就一步步加深了。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