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文化 >

不只有“狼图腾”——那些富有特色的草原精神文化

时间:2015-03-02 14:19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俆潜点击:
  十年前,一部以狼为叙述主体、着眼于描述草原文化的小说《狼图腾》曾创造了一个畅销图书不小的神话;十年后,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狼图腾》于2015年2月上映,反响热烈,也令草原民族文化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其实,对狼的崇拜只是博大精深的草原文化中的一部分。
 
  1. 长调
  2005年l1月25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宣布第三批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蒙古族长调民歌位列其中。这意味着,蒙古族长调民歌不仅成为中国目前仅有的四个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之一,也是蒙古族第一个经过国际权威机构认定的具有世界级文化地位的艺术样式。
  “长调”是蒙古语“乌日汀哆”的意译。乌日汀为“长、久、永恒”之意,哆为“歌”之意,在相关著作中也将其直译为“长歌”“长调歌”“草原牧歌”等。相对于结构短小方整、节奏节拍均匀的蒙古族短调民歌来说,长调不仅是蒙古族人民关于此种文化表现形式的通行称谓,同时也较为确切地体现了其音乐风格和音乐形态。
  长调在蒙古族文字产生之前和产生之后的七八百年间,始终是以口头歌唱和口传继承的方式延续着。在这种传承过程中,伴随其民族地区的方言、文化、宗教、交往方式、自然环境生态、生活方式等特点的形成和发展,逐渐形成了各部族的独特风格系统,并成为全体蒙古族人智慧的结晶。
  长调的拖腔体音乐文化形态在旋律形态、音乐结构以及演唱方式方法及其技术技巧上,均展现了高度抒情化的特点。其歌腔化旋律形态的复杂性和拖腔结构的悠长宏大,并非毫无规律和分寸感,这种规律和感觉来源于骏马、骆驼的步伐以及雁去雁归、草木枯荣为时节的游牧生活节奏。这种节奏决定了长调节奏特色的内在根本。
  长调民歌的题材有牧歌、思乡曲、赞歌、婚礼歌和宴歌等,可以说,与蒙古族社会的全部生产生活内容相联系。它是蒙古族节日庆典、婚礼宴会、亲朋相聚、“那达慕”等活动中必唱的歌曲,贯穿于蒙古民族的全部历史和全部社会生活中。长调民歌承载着蒙古族的历史,反映着蒙古民族文化的本质;长调民歌与蒙古民族的游牧生活方式息息相关,与蒙古族的语言、文学、历史、宗教、心理、世界观、生活观、人生观、风俗习惯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长调民歌不仅是蒙古民族最精美最典型的文化样式,也是蒙古民族生存方式的标志性展示。同时,长调民歌在人类文明史上是草原游牧文明的典型代表,其所独具的悠长宏大的表现形式以及契合人类生存和发展理念的内涵,是蒙古民族对人类文化的重要贡献,是人类文化中闪烁着草原民族智慧之光的瑰宝。

 
  2. 那达慕
  “那达慕”意思就是玩,是内蒙古草原上的盛会。原来是在祭敖包以后,大家尽情地欢乐,玩的项目很多。一般在牧草茂盛、牛羊肥壮的夏末秋初时举行那达慕大会。牧民们在那达慕上出售牲畜和畜产品,购买生活用品和生产资料,同时还有文艺演出及各种比赛项目,那达慕的传统项目主要是赛马、射箭、摔跤。
  赛马是引人注目的活动项目之一。马是蒙古族人民游牧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伙伴,也是蒙古族人民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更是军事战争中不可缺少的成员。骑马则是蒙古族男子的三项竞技之一,从五六岁的孩子,到年过花甲的老人,无人不会骑马。赛马又分跑马和走马两种。跑马是比驰骋疾跑的速度与赛程,主要由青少年参加;走马是比毅力与平稳,主要由中老年人参加。传统的蒙古式赛跑马,不备马鞍,不穿靴子,这样可以考验一个骑士的真本领,马也不受束缚而能加快速度。赛马是一种群众性的体育比赛,很受重视,既能鼓励人们精心培育骏马,又能激发骑手刻苦练习骑术。
  除赛马之外,有的还进行套马、跳马等表演。射箭也是那达慕大会的活动内容。蒙古式射箭强调准确有力,做到箭无虚发,并能远距离射击。射箭比赛分静射(立射)和骑射。弓箭的式样、重量、长度、拉力等在比赛中无统一规格。男女老幼不分级别,自由参加。在那达慕大会上摔跤也很盛行。真正的蒙古式摔跤,以比力为主要内容。两雄相争,以倒地为负。清代的蒙古式摔跤称为“演库布”。双方一开始就互相抓握力搏,双方的手允许触及对方臀部以下的部位,但不准碰腿。拼搏是以一跤决定胜负,先倒下为输。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旧的规则都做了改变。现在,那达慕大会成了具有民族特点的传统集会,是一个喜庆的集竞技、娱乐、祝福、贸易于一体的民族体育、娱乐性节日。
  那达慕作为蒙古族的传统性节日,在蒙古族风俗习惯中颇具代表性。作为一种风俗,那达慕形成和延续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1)那达慕的形成与蒙古民族居住地的自然环境、自然条件、经济条件、经济特点和生产特点密切相关。蒙古族被誉为“马背上的民族”,马与蒙古族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为了生存,蒙古人就不得不强健体魄、习马练箭。
  (2)那达慕的形成与蒙古族的信仰有一定的联系。生活在草原上,大自然是人敬奉的对象,人以一种敬畏和崇尚的心态对待大自然,这也是蒙古族人民信仰萨满教的主旨。所以,早期的那达慕是在祭敖包之后,只是祭敖包的一个组成部分。意义是请神灵保佑下一年的丰收。
  (3)那达慕的形成还与蒙古民族历史上的社会斗争和军事征伐不无关系。
  那达慕是蒙古民族生存方式上的一种精神积淀,里面包含着蒙古民族毕生追求的自由、平等的草原精神。

 
  3. 祭敖包
  祭敖包,是蒙古民族自古就有的习俗,这种习俗体现的是蒙古族人民早期的宗教信仰。祭敖包是草原上非常重要和隆重的节日。“敖包”蒙古语语意为“堆”,即是用石块、土块等堆积而成,认为是多种神灵聚居的地方。一般一年祭祀一次,具体时间各地不一,有的在六月初,有的在夏秋选日举行,祈求吉祥,人畜兴旺。而那达慕在祭敖包之后,是祭敖包的一部分。祭祀活动由萨满祭司主持,所祭的神,就是天神、土地神、雨神、风神、火神、羊神、牛神、马神等。据《蒙古风俗鉴》记载:“祭敖包是蒙古人古时信天,而向山川祈祷一切平安的一种活动”。蒙古民族自古尊重天、地、山、水,尤其尊重火。他们认为江河、湖泊和雨水,是由神灵掌管的,如神灵不满就要发怒,带来灾难。为了使神灵满意,规定了许多禁忌。如不准将脏东西抛入河内,不准在河水中大小便,禁止人从井水口迈过,更不准把脏水倒入井中等。他们认为火是神圣的,不准向火中投臭物,在火上乱越,在火上烤脚,也不准把奶倒入火中。此外,还禁止用锐利物品挖地,特别是河边湿地绝不许动等等。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对天神的崇拜,如果违背了天意,天就要发怒,给人带来灾难,如旱灾、水灾、风暴等。这种祭祀活动和这些禁忌习俗反映的是“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崇拜,这一切说明蒙古民族的精神意识中包含着人对自然崇拜的宗教精神。
  在蒙古族的早期,生产力低下,他们只能自发地适应自然环境,从而产生了相应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文化,从而形成了与宗教崇拜有关的祭敖包之后的“那达慕”。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类改造自然能力的增强,生产关系的发展,孕育出了包含新时代草原民族精神的那达慕,而这种观念所体现的正是包括草原文化在内的东方文化的特质——人和自然的和谐统一。

 
  4. 蒙古史诗
  史诗这一术语包括口头作品和书面作品,以大家熟知的西方文学传统为例:荷马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属口头史诗,维吉尔的《埃涅阿斯记》和弥尔顿的《失乐园》等则属书面史诗。这其中的《伊利亚特》则成为现代希腊人的骄傲。
  蒙古英雄史诗是民间集体创作的口头作品,并且经历了极为漫长的发生和发展过程。迄今为止,在国内外发现的蒙古语族各种类型的英雄史诗,数量已过30部。短的几百行上千行,长的有3万诗行的布利雅特《格斯尔》,l万行左右的有《叶仁赛》和《活到一百五十五岁的老人劳莫尔根可汗》等。
  《江格尔》在15—17世纪时形成于我国新疆卫拉特蒙古地区,是蒙古史诗成熟期的作品。史诗描写了草原英雄江格尔带领他的如群星闪烁般的勇士们为保卫自己的神圣的乡土而进行多次征战的故事。《江格尔》全诗长10多万行,仅其序诗就有300余行。
  《江格尔》出现在卫拉特蒙古地区,并不是偶然的。当时卫拉特蒙古分裂成为若干个小汗国,一方面其内部的争战此起彼伏,另一方面,它与东蒙古、与明王朝之间也战火连绵。到了15世纪30年代,其与蒙兀儿斯坦、哈萨克、吉尔吉斯以及布哈拉人和诺盖人之间发生战争。史诗不是历史,它与历史拉开了非常大的距离,但是史诗又具有历史的纵深感和历史的哲学感。历史感是史诗之魂,连绵不断的争战给卫拉特蒙古部落带来了不可言状的苦难。苦难渗透到历史的深层,造就了一个民族的忧患意识,写下了一部最悲壮的心灵史,铸造了一个最朴拙、最深沉、最坚毅、最坦荡的民族魂。当民族的心灵通过史诗表现出来的时候,苦难化作了豪迈,忧患化作了壮美,理想之花化作了瑰丽。在崇拜英雄的时代,江格尔不仅是一位英雄的名字,而是民族光与热的焦点、民族奋起的旗帜和民族兴旺的表征。因此,《江格尔》是草原英雄的绝唱,并成为草原民族之魂。
  《江格尔》植根于中华大地上,成为中华民族骄傲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瑰宝。这支来自毡房的歌不只流传在中国,也让世界的学者为之赞叹不已,研究这首古老悠长的歌的学问被中外学者称为“江格尔学”。
  深邃坦荡的戈壁草原,在其干涩的皱褶里,缓缓地流动着蒙古史诗这支古老的歌。那歌萦绕在蒙古草原,陪伴着蒙古民族走过了年年岁岁,经历了世世代代。无论历史的磨砺如何坎坷崎岖,无论民族的危难如何水深火热,这首歌都在草原牧人的心底回荡震颤,重复不已。这种震人心魄的文学艺术至今还闪耀着光芒,为世界的文明奉献着自己的光与热。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