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文化 >

东林书院和它的千古名联

时间:2015-03-04 13:38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俆潜点击:
       东林书院是我国古代著名书院之一。创建于北宋政和元年(1111年),是当时知名学者杨时长期讲学的地方。明朝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由东林学者顾宪成等人重兴修复并在此聚众讲学,他们倡导“读书、讲学、爱国”的精神,得到全国学者普遍响应,一时声名大著。有“天下言书院者,首东林”之赞誉。东林书院成为江南地区人文荟萃之地和议论国事的主要舆论中心。
 
  东林书院的创建
  东林书院是我国古代著名书院之一,它创建于北宋政和元年(1111年)。东林书院的创建者是当时理学名家杨时(1053—1135年)。杨时字中立,号龟山,曾受学于理学大家程颐。杨时在此讲学达十八年之久,东林书院也称“龟山书院”。
  杨时创建东林书院是为了讲学,既可以学到理学的真谛,又可以讲解自己的学术思想和主张。由于他曾经做过一些地方官的职务,又有经邦济世的体验,既为学又为官,因此讲学深透,真正达到了传道、授业、解惑的目的,特别受到弟子的欢迎。后来听讲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他就创建了东林书院。
  关于“东林”的由来,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东林”为无锡城东一处地名,书院因地而得名。但至今查无证据,并且于史无证,不足为凭。另一种说法是与杨时对江西庐山东林寺情有独钟有直接的关系。东林寺在江西庐山西麓,位于原西林寺以东,故称东林寺。杨时先生非常喜爱庐山之胜,并在东林寺作《东林道上闲步》诗一首:
寂寞莲塘七百秋,溪云庭月两悠悠。
我来欲问林间道,万叠松声自唱酬。
东林书院也因杨时的《东林道上闲步》而得名。明代东林书院修复后,每年的讲会中歌颂仪式的时候,就以第一首诗词的内容作为众人齐声歌唱的歌词,实际上此诗是明代东林书院讲学的“院歌”。可见这首诗对东林书院影响非常大。
 
  别具特色的讲会制度
  与私人书院兴起初期不同,东林书院创建于明中后期,此时书院讲会已相当成熟。尽管之前明末经历过三次毁灭书院的活动,但作为明代的重要文化学术中心,东林书院形成了一套完备的讲会制度。书院讲会活动产生于南宋,至明代逐渐制度化、规范化。东林的首次大会会期为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十月初九日始至十一日,“上自京口,下至浙江以西,同志毕集,相与讲德、论学,雍容一堂……远近绅士及邑之父老子弟或更端而请,或环聚而观,一时相传为吴中自古以来未有之盛”(顾枢:《顾端文公年谱》卷下)。东林书院的讲会是明代书院讲会制度的突出代表,集中反映在《东林会约》的“会约仪式”中。现将《东林书院志》的记载摘要如下:
  每年一大会,或春或秋,临期酌定,先半月遣贴启知。每月一小会,除正月、六月、七月、十二月祁寒盛暑不举办,二月、八月以仲丁之日为始,四月以十四日为始,会各三日,愿赴者至,不必遍启。
  ……
  大会每年推一人为主,小会每月推一人为主,周而复始。
  ……
  每会推一人为主,说《四书》一章。此外有问则问,有商量则商量。凡在会中,各虚怀以听,即有所见,须俟两下讲论已。
  ……
  各郡各县同志临会,午饭四位一桌,二荤二素;晚饭荤素共六色,酒数行。第三日之晚,每桌加果四色,汤点一道,攒盒一具,亦四位一桌,酒不拘,意惬而止。
  同志会集,宜省繁文,以求实益。故揖止班揖,会散亦不交拜。惟主会者遇远客至,即以一公帖迎谒。客至会所,以止共受一帖。其同会中有从未相识,欲拜者,止于会所各以单帖通名,庶不至疲敝精神,反生厌苦;其有必不可已者,俟会毕行之。

  从东林书院的会约仪式可以看出,书院的讲学活动较多,内容丰富。讲会活动定期举行,每年一大会,每月一小会,每隔三日,便推选一人为主持;讲会之日,必举行隆重的仪式;讲学内容主要为“四书”,讲授时,与会者“各虚怀以听”,讲授结束,相互讨论,会间还相互歌诗倡和。此外,关于讲会组织的其他一些方面,如通知、稽察、茶点、午餐等,也都作了具体规定。所有这一切都清楚地表明,东林书院的讲会已经制度化了,这是它的一个重要特点。
  书院讲学活动深得人心,一旦禁令稍有放松,书院得以修复,应和者一呼百应。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时,仅顾宪成所知的邻近地区,辟坛讲学之人已为数不少。“是时乡郡诸君子以讲学为事者,宜兴安节吴公达可、武进启新钱公一本,暨薛公玄台辈数人,于其一也,名孔兼,金坛人”。加之顾、高二人在创建书院之前,已多次自行组织或参与友人组织的讲会,与各地学人颇为熟识,声名已起。可以说,东林书院作为明代最后一次书院讲学高潮的领军势力,它的修复就是兴盛的开始。
  东林讲学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进行的,是适应时代、社会和学者们的共同需要兴盛起来的。讲学活动除严寒酷暑外,都定期会讲。这就将原来士绅的分散游学形式变成了集中固定的、有组织的讲学活动。而且书院不分尊卑、不限地区、不论长少、不收学费,只要愿意,均可参加,还提供方便的食宿。讲授形式十分灵活,有时采用演讲方式,讲了一段时间后,就插入朗诵一段诗词以活跃气氛、开发性灵,主讲者还随时回答提问。有时采用集体讨论方式,沟通思想、交流心得。
  东林书院中学人之间言谈的主体实是学术。以书院领袖为例,高攀龙在为顾宪成所作的传记中评价道:“先生辟东林雅舍,偕同志讲明性善之旨,以濂溪无欲为宗,表里始终然不滓。”(《东林书院志》卷二十二)这段话可以说总结了顾宪成在书院中以从事学术为主旨的实践活动,人们纷至沓来,为的就是纯粹求学得道。方学渐便是如此,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他以72岁高龄放舟东下抵达东林书院,“务寻学脉之所在”(方学渐:《东游记》卷首)。此类实例不胜枚举。不管是就提高个人修养而言,还是就扩大群体影响力而论,东林书院的学术讲会是颇有成效的。此外,东林书院讲学的效果还表现为曾与讲席者在从政后的不忘讲习及为政善绩。如华允谋任宝应县教谕时,“日与二三同志研求性命之学,心诚口苦,闻者悚然。”周怀鲁“与顾宪成、高攀龙为石交。每事咨询,以是,善政满江左”。有人还归纳道:“自天启以迄,崇祯之末,其间忠节之士接踵而出,不可谓非讲学之力也。”(陈鼎:《东林列传》卷二十四)但这些只是东林讲学的间接效应,并不能由此加以推导,进而质疑书院讲学的学术性。不少因步入政途而为人所知者,在书院求学时是纯然论学的。如:沈云祚,字子凌,太仓人。幼颖悟绝伦,弱冠即同其父谒高攀龙于东林,求程朱正学,得主静、主敬之理而归。辄以圣贤自励。许文歧,字我西,仁和人。幼聪颖,敏文章。弱冠偕其伯父赴东林会讲,即有省曰:“读书以利禄为者,非夫也。当向圣贤路上行乃可。”(陈鼎:《东林列传》卷十)就算是正在为官之人,于政闲暇至东林书院参与讲席也不言政,而是多于学问上有所得。以弹劾魏忠贤而闻名的杨涟在为常熟县令时,正值东林书院兴盛时期,他每次讲会必至无锡,所做的不过是“与顾宪成、高攀龙诸君子探性理之要,询洽道之原”。周怀鲁则是趁巡抚江南时,抽空到东林“率诸士大夫讲正心修身之学,明程朱之正”(陈鼎:《东林列传》卷三)。尽管这种日渐学术化的趋势没能挽救书院被拆毁的命运,却使书院的学术影响更为深远。
东林讲学博采诸家合理之言,扬长避短、不执门户之见,讲学内容也较为广泛、丰富、适用,主要以儒家经史著述为主,但也兼及并包括一些必要适用的自然科学知识和具体实际的应用与管理方面的知识,评论政事得失,还把理论与实践结合在一起,要求学生身体力行。
 
  耳熟能详的千古名联
  东林书院再次兴盛是在明朝后期。它兴盛的时间并不长,从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修复,到天启五年(1625年)由于政治上的干预而被魏忠贤下令拆毁。
  直到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被革职的顾宪成及其弟顾允成与高攀龙等人捐资在原址修复,并相继主持其间,聚众讲学,指陈时弊,锐意图新,自称“东林人”,成为当时江南传播理学、讲学论典的重要场所。顾宪成所撰“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副对联,更是被广为传诵。因其触怒权贵,东林书院被严旨拆毁,东林讲学等人亦被斥为“东林党”而蒙遭迫害。
  追索东林书院名联的由来和变迁,有其不寻常的经过。据传,顾宪成幼时在张泾桥读书非常刻苦,且善于作诗应对。一次,在外任知州的陈云浦风雨夜泊张泾桥,慕名找到正在读书的少年郎顾宪成,当场出了上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顾宪成随即对出了“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下联,一时传为美谈。这副对联初见于无锡惠山“顾端文公祠”。
  这副对联体现了顾宪成主持东林书院的宗旨,反映了在风雨如晦的年代,莘莘学子刻苦读书的情景。“声声入耳”“事事关心”与“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形成极大的反差,它不仅强调读书人要好好读书,而且要关心国事,以天下事为己任,确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宏伟大志。联语寄意述怀,立意高远,音调回环铿锵,节奏急促和谐。据1921年版《无锡大观》记载的就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在心。1947年,吴敬恒、唐文治、钱基博等修东林书院,顾宪成后裔、东林小学校长顾希炯将此对联复制了一副,置于东林书院,但是已将其中的“事事在心”改为“事事关心”了。1982年,在重修东林书院时,特请廖沫沙重书此联,悬挂在依庸堂上。
  对于东林书院,一幅千古名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就是它几百年来的流传最深远的“广告词”,对联的作者顾宪成也因此被世人熟知。尽管人们更多地知道“东林党”这个词汇,比“东林书院”要多,是因为东林党人的事迹是明朝后期一个重大的政治事件,东林党人因东林书院而得名。
  经历数百年风雨后的东林书院无论景致有何变化,后人在仰慕那一片寂静的房舍庭院时,总是怀着一腔崇敬的心来解读它们的寂寥,来聆听它们唱吟数百年的音符和心灵。那种来自历史深处的风声雨声读书声,渐渐进入灵魂的深处;那种忧国忧民的家事国事天下事,打动了千百万的中国学子。
  东林书院虽一席片壤,但它在我国政治、思想、文化及教育史上均占有一定地位。东林书院从明末经清代近二百七十余年间,会众讲学之风列代承继,延续不断,是书院教育发展史上的一大壮举。东林学者为官清廉,讲学风、讲正气、躬行实践,锐意图新及热忱的爱国思想是我国古代优良文化遗产的一个组成部分,其倡导的学以济世、视天下为己任的东林精神延绵流传了四百余年而不衰。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