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波西米亚圣战

时间:2015-09-07 08:31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郑守疆 韩戈玲&点击:

1420年7月14日清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格门一世表现出少有的好心情。近一年来,他的王国波希米亚一直动荡不安。许多地区(甚至包括首都布拉格)都在发生异教神职人员和平民造反事件。现在形势即将有所改观。西格门曾力劝马丁五世教皇发动十字军向异教徒宣战。此刻,马丁五世已率领8万人马来到了布拉格城下,他决心赶走异端邪教,还布拉格以真正的信仰。

西格门皇帝有足够的理由感到自信:他的军队控制着通往布拉格的所有道路(除了一条通向东面的道路)。一旦东面的这条道路也被切断,布拉格很快就会因缺粮少食而投降。这条道路由一支造反的卫戍部队把守,他们驻扎在维他可夫山顶。这座小山距离布拉格城门约1000米。对此,西格门皇帝不以为然。因为他相信自己的正规军能够轻而易举地打败那些衣衫褴褛的守卫者,夺回维他可夫。这也正是他为7月14日这一天所制定的目标。

围困已经进行了五个星期,形成了一套常规模式:每天早上十字军战士从维他沃河对岸向守城士兵高喊“哈哈!胡司胡司!异教徒异教徒!”用他们宗教领袖的名字辱骂他们。在皇帝的纵容默许下,宗教领袖胡司于五年前被烧死在火刑柱上。此时,一支约有几千人的帝国主力军加入了战斗。他们渡过了最东边的水城,爬上维他可夫捉拿山顶的哨兵。

对于随之发生的事情,胡司派编年史作家布锐则娃·劳伦斯在他的著作中有如下记载:“当他们企图爬上由土和石头堆成的山墙时,仍在堡垒处坚决抵抗的两名妇女、一名少女和26名男子向他们投掷石头和长矛,因为他们既没有箭也没有枪。”这些武器落后的守卫者根本无法抵挡帝国军队而即将告败。但是,正当十字军准备发动最后进攻的时候,突然从他们背后传来了歌声。一支救援队伍冲出城门开始登山。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名牧师,手中高高举着一只圣餐杯——这是胡司运动的标志。在他身后,战士们挥舞着农民耕种使用的连枷和长矛,高声齐唱胡司派战歌《上帝的战士》。他们的歌声雄壮有力,作战更加英勇,十字军士兵很快就仓皇撤退。在你拥我挤中,很多人跌下斜坡摔断了脖子。其余的士兵在逃跑时被追上,砍倒在地。

尽管十字军损失并不大(据说死亡500人),但是却深深地打击了西格门皇帝的骄傲——他的精英部队竟然被一小撮鲁莽的村民打败。劳伦斯在他的著作中写道:“皇帝得知这次失败后,带着他的全部人马静悄悄地回到了宿营地。他们个个义愤填膺,憎恶悲伤,苦不堪言。”与他们相反,胡司派一方则喜气洋洋。他们聚集在维他可夫山的一块平地上,“跪下双膝,向上帝献上感恩,他们大声齐唱赞美圣诗。因为他们知道,战胜敌人的不是自己的勇敢而是上帝所施行的神迹”。

在接下来的11年中,中欧曾多次为这样的神迹做见证:波希米亚造反者至少五次打败了教皇和皇帝发动的十字军。尽管胡司派造反者最后注定要失败,但是他们却在中世纪的欧洲历史上写下了新的一页,那就是一批弱小的、屡遭围攻的百姓由共同的宗教信仰所联结,公开反叛拥有强大势力的教会和朝廷。军事上,这支造反部队在约翰·杰式卡这位盲人天才指挥家的领导下,开拓了全新的作战方法,对作战的艺术进行了革命。

对于这些斗争毫不知情的,却是始作俑者约翰·胡司,于1370年出生于波希米亚南部的一个贫苦农家。当时,波希米亚帝国占据今捷克斯洛伐克西部的土地。在西格门的父亲查尔斯四世皇帝的统治下,波希米亚处于太平盛世。查尔斯于1346年登基做波希米亚皇帝,1355年加冕为帝国皇帝。他能力突出,为人精明,举止文雅,富有责任感。在他的统治下,波希米亚王国成为欧洲最为和平、富足的国家之一。查尔斯皇帝调解波希米亚蛮横贵族之间的宿怨,围剿土匪强盗,保证商人经商的安全。他重新改革司法制度,并严格监督法律的实施。有一次,查尔斯皇帝亲手处决了一个强盗。这个强盗是贵族,皇帝本人曾因他作战勇敢而赐他一条金链作为奖赏。他犯法之后,皇帝亲自安置绞索,他说:“他不仅赏赐有功者,而且也惩罚犯罪者。”

在进行经济改革的同时,查尔斯皇帝还促进了宗教的复苏。王国新建了很多教堂和修道院。查尔斯的资助使宗教精神得到了复兴,并与本国的布道和道德改革相辅相成,轰轰烈烈席卷全国。查尔斯本人精力充沛,富有创意,他还对艺术和建筑进行投资。例如,他在布拉格以西100公里的地方修建了卡尔斯巴德城堡,后来此地因它的泉水闻名。但是,皇帝的主要注意力还是放在布拉格的建设上:这里是他的出生地,并被他选来做帝国的都城。查尔斯用许多美丽的建筑物装点布拉格,包括哥特式建筑圣·维他斯天主教堂,以及用来防御的查尔斯桥——维他沃山将布拉格一分为二,查尔斯桥将它们连接起来。查尔斯还在布拉格建立了一所大学,这也是中欧的第一所教育机构。他的投资使布拉格以重视知识而闻名,由此吸引了来自捷克,以及德国、波兰、法国、意大利和英国的众多学者。

1378年查尔斯去世。他三个儿子中的长子——17岁的文西斯劳斯继承皇位。尽管这位年轻的君主并不缺乏个人魅力和能力,但他却和自己的父亲截然不同。他更热衷于骑马追逐、喝酒宴乐。继位之后,他很快就与波希米亚贵族发生了冲突。这些贵族曾经两次企图将他囚禁起来。1400年,他被从皇位上赶下来,由一名德国王子取而代之。尽管文西斯劳斯曾设法保住他在波希米亚的王位,但是与贵族阶层的不断斗争使他筋疲力尽,权威江河日下。

就这样,波希米亚王位被拱手让给了他人——这是第二个也是更为危险的信号,它给整个王国投下了阴影。自11世纪以来,波希米亚的处女地和取之不尽的矿藏财富吸引着德国移民不断从东南移居到此。波希米亚统治者曾经竭力鼓励人们迁移到此,因为移民者工作勤奋,拥有专业技能和商业知识,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但是,随着德国人在此地的影响与日俱增,当地居民对他们的仇恨也日日增加。人们的不满主要集中在城镇,因为德国人在这里进行政治和商业上的控制。例如在布拉格,尽管主要居民是捷克人,但是地方议会成员几乎全部是德国人,他们还控制着旧城的运作。

捷克人团体对波希米亚教会也同样不满。教会风格奢侈华丽,拥有巨大的财富——几乎一半的波希米亚土地都归教会掌管,这一点同时引起了贵族和农民的敌视。教会财富的大半来自高额税收和农产品什一税,给信徒带来极大的负担。教会所主持的每一个宗教仪式,从洗礼到入葬,都要收取费用。

教会的金库不断膨胀,一是通过售卖他们的职能,即赦免罪的惩罚;二是进行买卖圣职的交易,即买卖教会的职务。神职人员聚众敛财、贪赃枉法:他们中很多人更热衷于打猎、饮酒、赌博,而不是拯救灵魂。牧师成为旅店和妓院的老板司空见惯。他们挎着妻妾大摇大摆走过教区。类似的残暴事件激起布拉格人民的强烈愤慨。他们呼吁传道士带领人民进行改革。但是,神职人员对此不加理会。当时,天主教会正进行两败俱伤的权力争夺。1378年发生了教会大分裂,使这场权力之争达到了白热化。斗争之后产生了两个教皇,即罗马教皇和阿维尼翁教皇。他们都称自己为最高权威,互称对方为邪逆,诋毁对方的支持者为敌视基督的随从。波希米亚的统治者和主教都忠实于罗马教皇。

不仅波希米亚改革家大声指责社会道德的沦丧,整个欧洲都充满了谴责之声。在英国,牛津大学神学家约翰·威科利夫就曾痛斥教会存在的缺点。在波希米亚,捷克人和德国人之间的冲突使得宗教上的争议更加复杂:捷克人一心支持改革,而德国人反对改革(教会里大多数主教都是德国人)。

这种长期对抗的形势在布拉格查尔斯大学表现得最为激烈。该校的制度规定,来自四个国家的代表组成学校的权威领导集体,他们是捷克人、撒克逊人、巴伐利亚人和波兰人。波兰集团被德国人从西西里亚人手中接管过来进行控制。每一个国家集团在官员选举及政策制定方面都享有一票权利。由于波兰集团已由德国人所操纵,因此德国集团在学校投票选举中占据四分之三的绝对优势,捷克人则永远处于劣势。捷克人本将查尔斯大学视为自己的大学,却无法对它进行全权管理,这一矛盾状态使捷克人引发了许多激进行为。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发现新大陆》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