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中亚的暴乱

时间:2015-09-21 13:13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佟陆离点击:


 

“我是真主派来责打你们的皮鞭,因为除我之外没人知道如何替你们赎罪。你们都是坏人,但我比你们还要坏得多,所以给我闭嘴吧!”1401年初,在叙利亚最大的城市大马士革的城外,蒙古征服者帖木儿这样对城里的居民说。这些居民原本想要抗议说他们交不出蒙古军队要他们缴纳的贡金。帖木儿的话使他们别无选择。但即便是他们付完款后,帖木儿的怒火仍然没有平息,他下令士兵进行屠城。居民接下来的遭遇据历史学家伊班·塔格里伯第,一位叙利亚将军之子描述说,“他们被用棍子打脚底,用重石压,放在火上烤,然后斩首,还用沾满尘土的破布堵住他们的鼻孔,每吸口气,灰尘就会被吸进去,直至折磨而死。”

最后,一把大火将大马士革城烧毁,帖木儿率军撤离,去寻找他的下一个进攻目标。这种惨绝人寰而又往往是漫无目的的大屠杀持续了30多年,到1405年他死去时,帖木儿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中亚帝国,包括特兰索先那、阿富汗、波斯和伊拉克,他还洗劫了许多大城市,如俄罗斯的萨莱、印度的德里;击败了两个强大的帝国,一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一是埃及的马木路克帝国。帖木儿凭借个人的意志力将帝国牢牢地控制在掌握之中。他死后国家很快也就分裂。他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仰仗于他处死敌人的残忍手段:只要有谣传说他要来了,敌军就会吓得胆战心惊。他在洗劫后的城市外面建起的人头金字塔,对那些企图谋反推翻他统治的人来说是莫大的心理威胁。

但是,尽管帖木儿的残暴无人能出其右,而且他未受过多少教育,但他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野蛮人。无论他的手下还是敌人都承认他极富智慧。他是个严谨的穆斯林,喜欢与宗教学者和哲学家们讨论诸如殉难的本质、与穆斯林同胞作战的合法性、阅读《古兰经》的正确方法等问题。关于这些辩论的记录表明帖木儿的思维和语言表达十分深刻,对知识有真切的渴望。他讨厌各种各样的欺骗,尤其是“自我欺骗”。他的图章戒指上刻着这样一句波斯格言——“真理是安全”。

帖木儿具有多重性格——一方面是凶狠、残暴,另一方面则是虔诚和智慧。这也反映了他所诞生的世界的复杂成分。他是蒙古的后裔,但说的是突厥语和波斯语。蒙古人在13世纪初期在成吉思汗的率领下征服了东起黄海,西至多瑙河的大片疆土。1227年成吉思汗去世后,庞大的蒙古帝国在其子孙的统治下进一步扩大:中国和蒙古的心脏地带由大汗王朝统治,波斯由伊儿汗王朝统治,俄罗斯则由金帐汗国可汗管辖。这些王朝之间的关系变化无常,时而联盟,时而敌对。14世纪,察合台汗国的一支分离出来,形成了一个新的木加里斯坦汗国,地点在土耳其斯坦境内。在蒙古人的西面,亚欧两洲之间,有两个穆斯林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和埃及、叙利亚的马木路克帝国——也在疯狂扩张。南面是另一个穆斯林帝国——印度北部的德里苏丹国。

帖木儿出身于突厥化的蒙古贵族家庭,属于察合台王国,由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得名。在中国和波斯的蒙古人已接受了当地人的习惯过着定居生活,而特兰索先那的察合台部落仍旧保持着成吉思汗时游牧民族的传统。

西班牙外交官路易·冈萨雷斯·克拉维约于1402年曾出使帖木儿帝国,这样描述他们的生活方式:“这些察合台人就住在帐篷里,没有别的永久性住所,无论冬夏都住在外面。”夏天,他们在平原上耕种;到了冬天,庄稼收割完以后,他们便迁往南方温暖的地方去。“他们就这样度过一生,他们拥有大量的畜群,主要是骆驼、马和羊,但牛很少。”察合台人终生在马背上度过。居民在战时就是军队。小孩子在能走路之前就开始学习骑马了,察合台少年都是出色的弓箭手。就连妇女也一样上阵作战。关于蒙古女战士的报道在西方被加工成传奇故事。

尽管这个民族拒绝变化,但在13世纪里,许多察合台人已经放弃了原有的蒙古萨满教,改信伊斯兰教。但在其一生之中,帖木儿本人对伊斯兰教义的理解由于他对蒙古祖先传统的依恋而变得很复杂,加之他对神秘主义和星相术十分痴迷。他还对中世纪的观相术很感兴趣,即通过外貌来判断人的内在性格。索塔尼亚的约翰大主教是天主教驻波斯使节,曾记录说帖木儿“自称他能知道人的心里在想什么,有一位天使在帮他,因此没人敢阴谋暗算他。”

特兰索先那地区的两座主要城市是撒马尔罕和布哈拉。其中绿洲城市撒马尔罕早在13世纪初期就已经是中亚的主要穆斯林城市了。它是往来于中国和穆斯林世界之间的骆驼商队的聚集地,同时还是穆斯林学术研究的中心,以其神学院著称。成吉思汗的蒙古军队于1220年劫掠了这座城市,将居民大部分屠杀。到了14世纪初,这个地方似乎注定要日趋衰落了。

帖木儿大约出生于1336年,地点在撒马尔罕以南80公里的基什。他的名字在突厥语中意为“铁”,关于他早年活动的记载可信的不多,因为中世纪的史学家为他的生活编撰了许多神话的预言和征兆。他年轻时开始既牧羊,同时又做盗羊贼。察合台部牧民依靠掠夺来增加收入的做法并不罕见。伊本·阿拉布沙赫,一位阿拉伯学者,被帖木儿在大马士革俘虏,后来在其为帖木儿编写的传记中说帖木儿在年轻时有一次去抢掠畜群,右腿被打伤,因此被称为“跛子帖木儿”。

当时特兰索先那处于一片政治混乱的局面,王位并不是继承而来的,必须要经过斗争,以武力来获得并加以维持,而帖木儿正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他开始是一群抢匪的首领,手下的人对他忠心耿耿。由于机敏加上勇敢,他一生当中都是冲锋在前。慢慢地,他的匪帮发展壮大成为军队。1361年他做了察合台汗国巴拉斯部落的首领。

在接下来的10年里,凭借着军事实力和狡猾的外交手段,根据需要在适当的时候同周围部落建立或解除同盟关系,帖木儿成为了察合台汗国的主人。

然而,帖木儿无法使用可汗的头衔,因为察合台汗国的统治者必须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后裔。帖木儿及其部下对这一传统心怀敬畏,不敢违背。于是他假借一位成吉思汗的后代,年幼的苏育加米什的名义来统治帝国,这个孩童可汗在撒马尔罕做着傀儡,而他真正的主人帖木儿对“埃米尔”(指挥官)的头衔感到很满意。

建立了自己的根据地后,帖木儿开始着手自己的大计。尽管他无法将世界的征服者成吉思汗当做自己的祖先,但他的两位妻子——根据伊斯兰法律他可以拥有四个——却是成吉思汗的嫡传后裔。很明显,帖木儿将他自己看做是成吉思汗的精神继承人,事事仿效这位先辈。他将自己称为“真主之鞭”,是真主派来惩罚人们的罪行的。他还自称“命运结合点的主人”,指的是代表吉祥的火星、木星和土星会合。他确信自己命中注定要统治整个世界,这是真主的旨意,天上的星星就显示了这一点。

在接下来的35年间,帖木儿的军队扫荡了木加里斯坦、阿富汗、波斯、伊拉克、高加索、俄罗斯草原、印度、叙利亚和土耳其。行军路线的变幻无常很大程度是由这支军队本身的性质决定的。自从做了察合台汗国的领袖,帖木儿便处于骑虎难下的局面,如果他在战争中失败,或放松他的控制,那他手下的察合台武力就会反对他,将他废黜,甚至谋杀他。因而察合台军队始终在行军作战,去不断地征服,掠夺新的城市。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灾难年代》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