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非洲帝国

时间:2015-09-21 13:11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佟陆离点击:


 

1324年7月,一支长长的、载满黄金和贵重物品的骆驼队出现在埃及北部撒哈拉沙漠的飞沙中。它缓缓地沿着陡坡从沙漠高处来到尼罗河谷底,在开罗城南面的基沙停下来,并在巨大的金字塔下面扎营。据统计,队伍人数超过了1.5万人。他们从马里王国,即阿拉伯人称为“苏丹国”,或“黑人之地”处出发,行程两个多月,穿过人迹罕至的撒哈拉沙漠来到了这里。

这支浩浩荡荡的队伍由马里帝国皇帝曼萨·穆萨本人亲自率领,他此刻正在前往位于阿拉伯半岛的伊斯兰教圣地——麦加朝圣的途中。他并非第一个访问开罗的皇帝,他的前任中有几位在上个世纪皈依伊斯兰教,曾到过埃及。到了14世纪,马里成为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中最为强大的帝国,因而曼萨·穆萨此次访问也是为了向埃及人显示其国力的富足。

这些从马里来的旅行者从他们的帐篷里便可以望见开罗城中高大建筑的圆形屋顶和尖塔。这座城市被北非历史学家伊本·卡尔顿描绘为“宇宙大都市”。开罗在当时是全世界规模最大最为富裕的城市之一,其人口有50万之多。它的繁荣主要建立在贸易基础上,城内有35个市场和2万家店铺,商业极为发达。所交易的货物从印度、中国和印度尼西亚及非洲内陆开始,沿着古老的路线运往意大利、拜占庭帝国和欧洲北部。从1250年开始,开罗便作为埃及和叙利亚马木路克帝国的首都,并逐渐发展成为一个著名的文化中心和伊斯兰文明的艺术与科学中心。

埃及的阿尔·纳西尔·穆罕默德苏丹立即派遣一名高级官员前来迎接曼萨·穆萨,并带来许多物品任其使用,以示好客。这位官员还劝说曼萨·穆萨同意按照礼节与苏丹会面,事实证明这非常困难。这位使者记载说曼萨·穆萨是个极为正统的人,坚持要求通过翻译进行交流,尽管后来证明他会讲阿拉伯语。

三天后,这位非洲皇帝越过尼罗河,同他的随员被正式引进开罗城。任何一个见到苏丹的人都必须亲吻其面前的土地,然后再亲吻他的手。但对像曼萨·穆萨这样一位在他说话时臣民要深深鞠躬,将土撒在头上以示尊敬的统治者而言,这一传统实难服从。他的一名随从急中生智,把他拽到一边,对他说了些什么。最后他宣布:“我在创造我的主面前表示服从。”然后在走到苏丹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苏丹如兄弟般亲切地把他的宾客叫到身边。两位统治者互相交换了珍贵的礼物。许多黄金和贵重物品被运进了开罗的国库。作为回赠,苏丹送给曼萨·穆萨一座宫殿供其居住,并赐给其随员许多华贵的长袍、身披饰物的马匹和许多珍美物品,以及他们在开罗逗留期间和往返麦加途中所需的全部食品。

7月至10月间,当这支庞大的朝圣队伍离开开罗城开始前往麦加的旅程时,其出现引起了这座城市的轰动。曼萨·穆萨居住的宫殿所在的卡拉法长官对这位非洲国王及其随员的威严和虔诚的态度产生了深刻的印象。他说他们就像是主的替身一样。当曼萨·穆萨描述说在他的国家里把最美的女孩作为礼物送给国王的习俗时,他吃惊地得知伊斯兰教义中根本没有这一做法,便立即发誓将其取缔。

但最使开罗人震惊的还是非洲人所显示出来的无比富有。受聘于马木路克帝国的地理学家和历史学家阿尔·乌马里记载说,曼萨·穆萨“用他的捐赠淹没了整座开罗城”,并给每位大臣都留下了许多黄金作为礼物。他的随从拥进市场和商业区,抢购所有吸引他们的东西——衣物、丝绸、马匹和马鞍、舞女、土耳其和埃塞俄比亚的侍妾——而且从不还价。这些人把大量的黄金注入开罗的市场,致使开罗的货币几年之内始终贬值。

从那时起,北非的阿拉伯人不再把他们远方的邻居看成是外表、行为稀奇古怪的半传奇人物了。而且在14世纪时期,欧洲和亚洲的国家也开始认识到在撒哈拉南部存在着丝毫不落后于自己的文明。非洲大陆东海岸散布着许多繁华的城市国家。许多商人跨过印度洋,齐集到这里来购买商品。埃塞俄比亚王国在一个崭新而强大的王朝统治下军事和宗教都得到复苏。与此同时,许多内陆王国也在兴起。其成就不再因大部分没有记载而被人忽视。

撒哈拉沙漠自身使得非洲与外界隔离开来。它是位于从大西洋到红海之间大陆上一片广袤的沙漠。由于降水量小,温度太高,以致人类无法在此定居。在沙漠南边有一片可居住的草原和开阔的森林,再远一些便是不可穿越的热带雨林和大沼泽地了,尼罗河从此向北流去。

撒哈拉沙漠西部和中部的荒地几个世纪以来不时有商队经过,但是北非地中海地区相继的征服者中——腓尼基人、希腊人和罗马人——没有一个想要把自己的统治范围延伸到北部肥沃的平原更远的地方。甚至在公元后最初几个世纪中将骆驼引入非洲都没能改变这片沙漠中难以克服的面貌。

在此之后,公元8世纪中,从阿拉伯半岛传入的伊斯兰教决定性地改变了北非的文化。在语言和习俗方面,阿拉伯人与他们之前的征服者相比,同当地的土著部落柏柏人有更多的共同点,所以他们的军队迅速控制了北部。此次征服确立的辉煌而持久的文明带来了一个稳定繁荣的新时代:其贸易发达,而且阿拉伯世界与土著居民的交流也稳步发展。

阿拉伯人同撒哈拉的非洲人之间的接触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首先,经常穿越沙漠的商队大大增加了非洲社会的财富;其次,在商人之后前来的学者和管理人员也极大地影响了其政治发展。

如果说阿拉伯曾经认为他们远在南方的邻居是幼稚而落后的部落民族的话,那他们的幻觉不久便破灭了。因为他们发现的是一个由不同等级的神职人员、贵族和官吏来管理的井然有序的王国。这些王国的政治结构产生自许多不同的来源——其中包括法老时代的埃及——这些来源在时间上要早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诞生。君王被其臣民看做是神灵的代言人,他们生活在隔离之中,与外界没有联系,没人能看见他们的起居情况,他们躲在帷幕后面接见臣民。一位国王死后,他的尸体被涂上防腐药剂,他的葬礼上还要有人来陪葬。普通百姓住在用泥和干芦苇盖起来的房子里,一边用铁制工具种蔬菜、高粱和小麦;一边养马、牛、骆驼、山羊和绵羊。

非洲人所居住的土地还为他们提供了其他潜在的贸易资源,这些东西深深地吸引了阿拉伯客商。这些王国中最有价值的资源便是位于塞内加尔山谷和尼日尔河上游及其支流地带的金矿。其他商品还包括象牙、兽皮、鸵鸟毛和含有咖啡因的可可果,它是伊斯兰教徒可以忍受的少数刺激物品之一。

作为回报,沙漠地区的土著柏柏人和与他们同行的阿拉伯商人从大马士革带回铜、马匹和餐具、装饰精美的宝剑之类的奢侈品。最珍贵的进口货要属盐了。这些盐是由撒哈拉中部的柏柏人从在盐渍地挖的坑里提取出来的。倒进坑里的水滤取了盐,然后再把水蒸馏掉,最后把滤渣装成块放在骆驼背上运回来。奴隶——通常做家用或当兵——则是由撒哈拉南部运往北部,或者正相反。非洲的国王事实上垄断了黄金贸易,并对经过其领土的其他商品征税。随着其财富的增长,他们的军队规模也不断扩大。比较富强的国王通过袭击邻近地区来扩张自己的领土,也因此经常俘获许多奴隶,或留为自用或分给阿拉伯商人。11世纪时,出生于西班牙的阿拉伯史学家阿尔日巴克里记载说,加纳国王(加纳位于现今与之同名的地方之西北)统率着一支20万人的军队,其中包括4万余人的弓箭手。其首都由两座分开的城市组成——一个是伊斯兰教徒和商人们的居住地,另一个是国王宫殿的所在地。两城之间距离为10公里。后来用石头和相思树搭建起来的房屋逐渐将两者联接起来。国王的宫廷极为华丽,“他坐在一个由10匹披挂金边绣花布料的马环绕的圆顶帐篷里接见官员,他身后站着10名手持镶金盾牌和宝剑的侍卫,右侧是衣着华贵的诸侯王子们,他们的头发用金线编成辫子。”

国王的大臣中有一些是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国王发现他们的学识和管理技能非常有用。到了11世纪末,国王本人和许多贵族以及大商人都皈依了伊斯兰教。该地区的其他统治者也有相似的做法。这次信仰的改变物质因素所起的作用要大于精神因素。首先,它加强了非洲人同北部阿拉伯商人之间的互利伙伴关系;其次,尽管传统的非洲君主制为面积狭小而又相对孤立的国家提供了较为有效的管理模式,但像加纳这样拥有100万甚至更多居民的帝国则需要一个更为先进的政治体系。伊斯兰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行政、商业和法律上的惯例为此提供了有用的模式。阿拉伯的学术成就与非洲本土习俗的结合促进了各苏丹王国的文化和政治进步。

1076年,加纳首都被来自撒哈拉西部的阿尔摩拉维德王朝的柏柏人军队占领了。柏柏人向来只是不安分的侵略者,而不是有组织的定居者,他们很快便撤走了。但不久之后,加纳城彻底毁在了那些为重获独立而混战的诸侯和来自现今塞内加尔北部塔克鲁尔地区的民族手中。尼日尔河上游小国坎加巴的曼丁哥人确立了其最高权威,并建立了一个更为著名的帝国。曼丁哥人有着坚实的农业基础并且控制着草原地区和南部海滨地区之间的大部分贸易。他们还是勇猛的武士,其统治者逊迪亚塔,他名义上改奉伊斯兰教,在他的率领之下,曼丁哥人在1240年的基里那之战中打败了曾经占领加纳首都的塔克鲁尔人。到1312年曼萨·穆萨即位时,新的马里帝国已经是苏丹西部最强大的国家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看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全球通史——灾难年代》一书

购买平台: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明生开泰图书专营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Iris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