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让我在平民中老死”——勒萨日

时间:2016-05-03 11:30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点击:

在18世纪的法国文坛上,一大批资产阶级启蒙文学作家,如伏尔泰、孟德斯鸠、狄德罗、卢梭,像夜空中闪耀的明星,光彩夺目,总是强烈地吸引着后来人的注目。阿兰-勒内•勒萨日处身其中,光芒似已被掩盖很多。而实际上,在18世纪前期,勒萨日是法国最有名的现实主义小说家、戏剧家,法国写实作家的先驱。

勒萨日于1668年出生于法国的布列塔尼,父亲是一个公证人。他没有兄弟姐妹,在父母的宠爱下渐渐长大。然而幸福时光是短暂的,十四岁时,勒萨日成了孤儿。阴险的监护人侵吞了勒萨日父母留给他的家产,又把勒萨日送到了家乡附近耶稣会办的学院读书。童年的不幸遭遇养成了勒萨日独立、倔强的性格。人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被勒萨日过早地尝遍,他宁愿自食其力,也不愿意依靠别人或攀权附贵。

1692年,勒萨日来到巴黎学习法律,此后的五十多年,他一直定居在巴黎。完成了法律学业,勒萨日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份律师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勒萨日满腔扶危救难的热情冷却了下来,身边的律师们常常谈论的不是如何帮助那些身处不幸的人,而是互相切磋怎样才能把舞文枉法的手段弄得更高明,以夺取别人的产业。勒萨日深深地失望了。他放弃了律师的工作,到包税局做了一名小职员,然而包税局更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从17世纪起,法国封建王朝为了尽快地得到金钱,把征收间接税的任务委任给了资产阶级金融家,而他们就借此聚敛了大量的钱财,名目繁多的苛捐重税成为普通百姓身上的重担,而那些收税官却中饱私囊,个个都成了财主。勒萨日不愿与之同流合污,只好离开。他发现只要他在机关工作,他就有可能成为压榨百姓的帮凶,在他心中,他是始终和普通人民站在一起的。

丰富的工作经历使他萌发了写作的欲望。从1712年到1735年,勒萨日为圣*日耳曼集市上的剧院写了一百多出小型喜剧,但脚本全部佚失。当时的文人大多投靠权贵,以期获得庇护或谋得某种现实的利益,勒萨日倔强的性情决定了他是不屑于与达官贵人周旋的。没有了依附关系,勒萨日作品的讽刺锋芒更见锐利。他创作了大量的戏剧和小说。其中比较成功的作品是五幕讽刺喜剧《杜卡莱先生》、小说《瘸腿魔鬼》和《吉尔•布拉斯》。

在包税局工作的一段经历为勒萨日创作《杜卡莱先生》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剧本讲述了资产阶级包税人和贵族的关系。杜卡莱原来是一个贵族的跟班,后来他得到了一个税吏的差事,从此发迹。他的人生追求就是“怎样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弄到手”。杜卡莱的形象是资产阶级形象的代表。他不择手段地聚敛钱财,只要借了他的印子钱的人,都被他“收拾得家产荡尽”,连自己的老婆他也不放过,还要扣发她的生活费。这是对资产阶级血腥的原始积累的生动描述。与之相对的贵族阶级也同样的卑鄙、无耻、荒淫、腐朽。

他们走上了本阶级的末路,为了继续维持奢侈淫逸的生活,他们有的借高利贷,有的靠骗女人的钱财过曰子。资产阶级和贵族尔虞我诈的卑鄙嘴脸在勒萨日的笔端展现得淋漓尽致。正如剧中仆人弗隆丹所说:“我们在哄骗”这位交际花的钱,这位交际花在蚕食一位阔佬的家财;这位阔佬在掠夺别的阔佬的钱,这跟在水面打水漂一样,一连串的骗局。”错综复杂的欺骗关系构成了这部戏的矛盾冲突,最后杜卡莱破产了,戏剧达到了高潮,所有的骗局、谎言都大白于天下了。

这样一出骗中骗的喜剧在公演之前引起了包税人、金融界和大商人的恐慌。他们害怕勒萨日辛辣的讽刺锋芒,他们害怕他们榨取民脂民膏的内幕被揭穿。因此,在《杜卡莱先生》公演之前,他们表示只要作者自愿撤回剧本,他们愿意付十万法郎的报酬。勒萨日不为所动,断然拒绝。适逢皇太子(即后来的路易十五)对税款包收者借款不遂,故支持这部戏的上演。1709年初,《杜卡莱先生》如期演出,虽然演出时有流氓捣乱,但还是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与戏剧相比,勒萨日的小说成就更高,他被认为是法国世态小说的创始人。他的两部著名的小说《瘸腿魔鬼》和《吉尔•布拉斯》都以西班牙社会为背景。18世纪初,法国路易十四为了争夺西班牙王位的继承权,与奥地利,以及荷兰、英国进行了十余年的战争,史称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战争的持续使法国上流社会渐渐对西班牙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依附权贵的作家们见机行事,一时间,描写西班牙宫廷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小说、剧本、杂记成了社会时尚。勒萨日当然不是这种趋炎附势的文人,西班牙只是作品的外衣,他真正要表现的还是法国的社会生活,“要跟法国人的习俗合拍”。

1707年,勒萨日的小说《瘸腿魔鬼》发表,这是他的第一部小说,取材于格瓦拉1641年写的故事。小说写道:跛脚魔鬼阿斯莫德被魔法师关在坛中,马德里的一个大学生在无意中闯进了法师的房间,把封填在坛子里的阿斯莫德给放了出来,阿斯莫德感恩图报,带大学生周游马德里,在市区的上空,揭开屋顶让大学生看见屋子里发生的秘密。大学生看到吝啬鬼在贪婪地守着自己的财宝,而他的继承人正在隔壁的房间里向巫师探问他的父亲什么时候会死;他看到贵族家庭里的奸情;看到监狱里受着折磨的无辜的罪犯,而真正的罪犯,却因是王子奶妈的亲戚而即将获释。每个屋顶下都在演绎着一幕幕生动的故事,不过却都是丑陋的、疯狂的。大学生还看到了许多为名、为利而神经错乱的人。有的人因为突然得到一大笔遗产而高兴得发了疯;有的人被监护人侵占了财产并被指责为疯子,他当真就气疯了;有一个法官的妻子被别人指为小市民而气疯;有一个老妇人因为照镜子发现自己满脸皱纹而被吓得神经错乱……真实也好,夸张也好,大学生的眼睛如一支粗线条的画笔,勾勒出了病态社会、病态人们的病态生活。

勒萨日在这部小说中描绘了社会生活的宽广画卷,只不过这幅画卷都是由速写组成的。人物刻画很简略,仅仅是从人性的贪婪、卑下等角度进行批判的,即使这样,《瘸腿魔鬼》的讽刺性还是呼之欲出的。

1747年,勒萨日的杰作《吉尔•布拉斯》出版。《吉尔•布拉斯》是置于西班牙的背景上的流浪汉冒险小说,然而在浓郁的西班牙特色下,掩盖的却是对处于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巴黎社会生活丑恶面貌的揭露。这部书的创作用去了勒萨日二十年的时间,可以想见其规模的宏大。

《吉尔•布拉斯》共四部十三卷。讲述了出身贫寒的农家青年吉尔•布拉斯在一个金钱至上的社会中的堕落过程。

有人认为吉尔•布拉斯是以法国17世纪后半叶的政客吉维尔为原型的。无论怎样,吉尔•布拉斯确是市民阶层的典型人物。

平民出身的吉尔•布拉斯生活在西班牙菲利普三世朝代。十七岁时他带着父母教给他的“做人要规矩,别干坏事,尤其不可以偷东西”的劝诫,离开了故乡。途中,他被骗走了骡子又被强盗劫走做了六个月的俘虏,侥幸逃出又被认作是强盗而关进了监狱,虽然后来冤情得以昭雪,但他已被搜刮得分文不剩了。一个侯爵夫人为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而付的酬金,眨眼之间就被几个骗子骗走了。吉尔•布拉斯深感世事的险恶,认为父母“不该劝我别欺骗人,该教我别受人欺骗才对”。

吉尔•布拉斯走投无路,开始了做佣人的生涯,他给形形色色的人效过力。有贪吃的大神父,每天都吃得“撑肠拄肚”;有贵族花花公子,整天吃喝玩乐;有“治死的人多得好像地方上遭了瘟疫的医生”。吉尔•布拉斯很快习惯了这种“大爷们过的日子”,他也开始及时行乐成为一个轻浮放荡的年轻人。

因为“还有几分顾全名誉和敬畏上帝之心不曾泯灭”,吉尔•布拉斯决定以正派的品行去工作。但是他的忠贞行为并没有得到应得的奖赏,反而受到了不公正待遇。虽然如此,吉尔•布拉斯也没有丧气。他交了好运,成为首都赖玛公爵的亲信和秘书,开始走上政坛。自从跨入宫廷的圈子,吉尔•布拉斯变得下流无耻、贪得无厌。他接受贿赂,卖官鬻爵:“看见了金子,就笑骂由人。”“一次次干个不休,越比以前有钱得很了。”他成了权势显赫的大人物,为了讨好太子,他替太子寻找美人陪伴取乐。事发后,皇帝一怒把他投进了监狱,后经多方奔走才得赦出狱,但吉尔•布拉斯早已把世态炎凉看透,他退隐乡间,过起了隐居生活。

皇帝驾崩,太子即位,吉尔•布拉斯二度入朝,他又开始了显赫的宫廷生活。虽然吉尔•布拉斯有前车之鉴,决心“看事总以道德为重”,但遇事时,又没有骨气拒绝皇帝。葡萄牙革命爆发了,吉尔•布拉斯带着勋位再次退隐,过起了幸福的田园生活。

吉尔•布拉斯是个“通才”,他没甚大本事,却有点小聪明;为人怯懦,逼上绝路也会拼一拼,无论在什么境地都能混一混。一部暴露社会黑暗的小说,正需要这样一位主角,带着读者到社会每一阶层每一角落去经历一番。在那样一个金钱统治一切的社会里,金钱可以买到一切,从普通百姓到朝廷重臣,无一不见钱眼开,不择手段。在这个走向末路的封建社会的大染缸中,吉尔•布拉斯从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变成了谨慎持重的大乡绅;从乡下佬变成伶俐小子、巴结的佣人;最后变成无耻的走狗。他从每次经历中得到教训,但个性终未改变。名利关头时,他身不由己,什么坏事都做得出。马克思说吉尔•布拉斯在各种各样的奇遇中始终是个奴才。勒萨日惟妙惟肖地描写了这种人物,细腻而传神、朴素而精确,生动而自然。

勒萨日借社会背景,写当时社会真相,既不过于浮夸,也不流于鄙俗。他如一个出色的画家,以洞察世事的双眼、灵动的双手,描绘了人生百态。1747年,勒萨日离开了人世——“让我在平民中老死”是他一生的箴言。












文章来源:《西方17—18世纪文学》吉林文史出版社
点击购买:  吉林文史出版社旗舰店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wendy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