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主页 > 历史记闻 >

三峰山之战:一场大雪决定了蒙金两国的命运走向(下)

时间:2015-03-09 15:35来源:未知 作者:太连清点击:
       三峰山是距离钧州十多里的一座大山,委婉的山麓上有三座凸起的山峰,被当地人称为三峰山,过了这山就可以进入钧州城。由于山高路窄,十几万的金兵根本不能发挥兵力的优势,金的攻击前锋已经楔入三峰山,后面的队伍还在黄榆店附近。大军沿着崎岖的山路一字摊开,形不成攻击的拳头。而且山间的一些险要部位很容易遭到蒙军的拦腰攻击,前行的金军很容易遭到分割包围。 
  事实上,三峰山战斗就是不断在这种包围与反包围中进行。一股蒙军突然从一个隘口拥出,顷刻就切断了正在攻击三峰山的前锋部队,对金军前锋部队形成了包围态势。
  危急关头,完颜陈和尚守领金军奋勇攻击,金军前锋部队也调集兵力往回冲,蒙军反而被金军包围。经过金军的前后夹击,这股蒙军大部分被歼灭。
  金军的信心被激荡起来越战越勇。虽然蒙军在三峰山上及四周严密布阵,顽强地抵抗蜂拥而至的金军,无奈拼了命的金军进攻太猛烈,三峰山的前沿阵地很快就落入金军之手。凸前的三峰山主峰也在金军的攻击下失守,金军终于占领了三峰山主峰阵地。
  蒙军被迫将主力退守三峰山东北角和西南向的另外两个山头,这两个山头居中的通往钧州的道路被蒙军仍然死死扼制着,蒙军能否阻挡金军的前进,这是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口。 
  金军夺取三峰山主峰后,前沿阵地的作战空间一下被打开,拥塞在黄榆店一线的金军全部通过之前蒙军设置的那些障碍险道,汇集在三峰山蒙军阵地前。除了往钧州方向,蒙军实际上已经三面被金军包围。
  这时,天色逐渐暗下来,经过一天恶战的金军也疲惫不堪,天空开始飘起小雪。完颜合达、移剌蒲阿命令部队在三峰山主峰上就地安营扎寨,在山沿安排流动哨加强防备。《金史·移剌蒲阿》记载,连夜还部署了明天的作战计划,决定天亮后由武仙和高英领兵攻击三峰山西南向,由杨沃衍和樊泽的部队攻击三峰山东北角,明天一定要击退蒙军进入钧州。
  经过沿途的消耗,这个时候的金军有生力量除去伤病以外应该还有十万之众,二万人的骑兵部队沿途杀马解决部队的口粮应该还剩数千。而长途假道而来的三万蒙军到现在最多只有二万有生力量,双方的军事实力金军仍然战有优势。现在拖雷大军无论是战还是退生存的希望都很渺茫,失败的阴影正迅速向拖雷笼罩而来,窝阔台的阴谋就要实现了。
  成吉思汗一生战无不胜,以自己不少实战的胜利发挥和拓展了孙子兵法的内涵,其军事上的造诣被后来的许多军事家模仿学习。拖雷能得到父亲的喜爱,就是最完整地继承了父亲军事思想。从过汉江以来,拖雷知道自己一定要面临一场血腥的你死我活的决战,他一直小心翼翼地在找最合适的决战时机和地点。他选择了在三峰山地区和金军较量,这个选择是明智的,金军在这里无法发挥自己的兵力优势,局面一直朝着自己控制的事态在发展。到现在他仍然不怀疑自己的决定,终于要面临明天这生死考验的一战。而自己能够依靠的,只有这些对自己充满信心的部下,还有就是这有利的地形,他坚信自己的士兵能够抵挡住缺衣少粮疲惫不堪的金军任何进攻。
  第二天天刚亮,金军冒着细雪按照昨晚的计划向蒙军发动攻击。三峰山的三座山峰已经被昨晚的一场雪铺盖成白皑皑的一片。透过那些茂密的树林,看见那些黑色的,黄色的人影纠缠在一起。呐喊声,惨叫声响彻山涧。不一会,漫山遍野被士兵的鲜血给染红,在白皑皑的雪地上显得格外刺眼。蒙军在两座山上的阵地被金军一点一点侵蚀,眼看蒙军招架不住要崩溃了。
  就在这个时候,神奇的大自然把幸运的天平罩在蒙古人的身上。从昨晚就没有停止的小雪突然变成鹅毛大雪铺天盖地的落下来,而且居然还伴随着浓雾弥漫山涧。雾浓使得二米开外的人都几乎看不清,进攻的金军一下失去了方向,金军的进攻被迫停顿下来,呐喊声逐渐消失在山涧。金军沿着进攻的路线往后撤,一直撤到昨晚扎营的山上方才放下心来。 
  金军今天的进攻本来就已经是强弓之末,连续艰苦的战斗和日益恶劣的生存环境早就透支了金军的体能和心理承受力,最后的信心和勇气在这场大雾加大雪下迅速消融,双方的战略态势瞬间发生逆转。
  拖雷看着大雪和浓雾把金军的进攻瓦解了,激动和喜悦之心充满全身,他兴奋的对将士们说道:“机不可失,彼脱入城,未易图也。况大敌在前,敢以遗君父乎”!拖雷迅速组织将士重新构筑阵地,将金军的前进通道死死的堵住。
  金军无可奈何的退回到三峰山主峰等待天气的好转,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夜终日不停的大雪纷飞。许多史料记载了这一历史事件。刘祁《归潜志》记载:“钧台与北兵酣战,会天大雪没膝,我师皆冻不能支,遂败”。《元史·睿宗》记载:“天大雨雪,金人僵冻无人色,几不能军”。《元史·速不台》记载:“会风雪大作,其士卒僵仆,师乘之,杀戮殆尽”。从这些史料上大家应该知道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风雪对这场决战的影响。
  虽然这三天蒙军与金军还是不断发生小规模的接战,但是金军再也没有力量组织大规模的进攻了。随着金军断粮的加剧,恶劣的天气下每一分钟都有金军士兵的死亡。金史记载说:“将士批甲胄僵立雪中,枪槊结冻如椽”。
  金军龟缩在山上不敢轻举妄动,蒙军却被调动起来对金军不断施加压力。恶劣天气下蒙军仍然会受到影响,只需要有一万人能够保持战斗能力就维系了整个军队的活力。而且蒙军有比金军更多的物质保障,前期在金地的掠夺现在发挥出重要的作用。拖雷命令蒙军轮流上阵对金军进行不间断的袭扰,让金军得不到休息。他并不急于发动对金的全面进攻,他要像猫戏老鼠一样慢慢的把金军玩死。
  “北兵四外围之,炽薪燔牛羊肉,更递休息”。就这样,蒙军轮流上阵和轮流休息,在自己营地前烧烤牛羊肉,慢慢烤慢慢吃,吃饱了就轮换上去打仗。几天下来,蒙军一直维系着战斗力,而金军是越来越衰弱。
  拖雷还派出一支部队重新封锁了金军往黄榆店方向的退路,虽然金军已经不可能从原路退回去,但是这样无疑是要增加对金军的心理压力,形成一个四面合围的态势。
  三天以后,天气终于放晴了,拖雷知道自己收网的时候到了。
  如果你是拖雷你会怎么来收这个网?
  也许你会选择仍然死死围困金军来打,这其实是最下策的打法。虽然剩余的十余万金军绝大部分已经失去战斗力,但是只要他们其中的十之一二可以战斗,再加上绝境下迸发出来的拼命精神,这仍然是一支不可小视的力量,拖雷的蒙军要全部解决战斗把握性并不大。
  拖雷采用的是心理战术,利用的是人性的弱点。从禹山之战以来,拖雷一直在施展自己的心理战术。该示弱的时候一定要示弱,该示强的时候冒再大的险也要逞强。金军进入黄榆店以来,在拖雷的折磨下已经彻底失去继续战斗的信心,特别是大雪之前金军强弓之末的一击被瓦解以后,金军的战斗力已经彻底丧失。既然他不愿战也不敢战,就没有必要死逼着他再战,垂死的蛇也会咬人一口。
  金军不是想去钧州吗?过去几天拖雷是拼死也不要金军通过,现在如果把通道让开,怀有一线生存希望的金军就会不顾一切的逃向钧州。在这逃跑的路上,所有的士兵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怎样比前面一个人跑得更快一点。绝望中失去斗志的金军出现这样的状况,他整个指挥系统就瘫痪了,整体建制自然就瓦解了,金军剩余的那几万人就变成一群可以任意宰杀的羊。“欲擒故纵”这高深的理论,没文化的拖雷不知道咋就理解得那么透彻。
  拖雷这一招果然奏效,他把大军移到三峰山与钧州城之间,然后命令蒙军放开三峰山通往钧州的道路,他安排蒙军在进入钧州的开阔地上对金军给予毁灭性的打击。
  大雪停止,天空放晴了,金军看见围困他们的蒙军不见了踪影,通往钧州的道路就在眼前。于是,还能够行动的金军撒腿就往钧州城奔去,毕竟就十几里路一会就可以到达。
  一小部分金军的逃跑一下打乱了整个金军,大家往钧州蜂拥而去。那些受伤和冰冻、饥饿行动不便的士兵在后面慢慢的蠕动,一小部分士兵搀扶着他们往钧州前进,大部分士兵已经不见行踪。三峰山到钧州的十几里路上全是黑压压的金军,混乱的金军队伍是兵看不见将,将看不见兵。可以想象,那些跑在前面的士兵在钧州城外会是一个什么结局,早已经等待在那里的蒙军会像割韭菜一样将他们消灭。
  最可怜的是那些身经百战的金军将领,他们大多数都成为光杆司令独自面对蒙军战斗。张惠持大枪血战前行,最后力战而死。樊泽、高英、按得木这些将领是怎么死没有任何记载,反正死于乱军之中。只有杨沃衍身边有几位士兵跟随战斗,无奈势单力薄被团团围住。蒙军要求他弃刀投降,他说:“为人不死于王事,而死于家,不算大丈夫”,说完自缢而亡。
  移剌蒲阿趁乱杀出了重围。哀宗没有白信任他一场,在这种状况下他没有撒腿就跑,没有忘记哀宗要求他领兵回去护驾的期待,他努力想收集溃败的将士回汴京保卫皇上。他的行踪很快被蒙军发现,蒙军将他收集的人马全部包围在望京桥全部给予歼灭,他自己也被俘虏。蒙军劝他投降,他说:“我金国大臣,惟当金国境内死耳”,蒙军只好将他杀死。
  完颜合达和完颜陈和尚带着几百忠孝军杀出重围终于进入钧州城,蒙军马上包围了孤城钧州,窝阔台在得知拖雷得胜后派出一支军队来和拖雷大军汇合。几天后蒙军攻破钧州,完颜合达巷战中力尽被俘,不肯降被杀。完颜陈和尚本来已经躲过去没有被蒙军发现,是他自己走出来要求面见蒙古大将。蒙军要他投降他不肯,于是蒙古军用刀背敲断他的小腿骨,然后问他降不降。完颜陈和尚用断骨坚持站立,仍然不肯降。蒙军又用刀割开他的嘴巴两边,一直割到耳朵,然后再问他降不降。完颜陈和尚一边忍受酷刑一边慷慨激昂大骂不绝至死不屈,蒙军对他的忠义和胆略无不感到钦佩。
  只有恒山公武仙率四十余骑入竹林走密县趋御寨逃脱,后来在南阳留山“立官府,聚粮食,修器仗,兵势稍振”,兵力一度扩充到十万之众。
  经过蒙金的三峰山之战,金的有生力量遭受重创,经过多年对蒙战争洗礼的重要将领几乎全部战死。黄河天险被突破,苦心经营的潼关被放弃,金的生存空间已经完全丧失,金的灭亡就成为必然,这是偶然导致的必然。
  史学界公认三峰山之战决定了金的灭亡,这样的结果却是蒙古贵族高层权力斗争的结果,让人不能不感叹它发生的意外,一场诡异的大雪再组成这个大意外中的小意外。关于这场大雪,它在蒙古人的心中太神奇太重要了。金史写道:“机权若神,又获天助,用能犯兵家之所忌,以建万世之俊功”,这场意外的大雪其实就是“天助”的结果。几十年后元朝重臣耶律铸专门来考察这场大雪的作用后说道:“获泽阳之美”乃“是日雪所作也”;另外一位元朝重臣郝经在《三峰行》诗中感叹:“六合乾坤一片雪”。蒙古人后来得到中原大地的天下,这场意外之雪功不可没。
  三峰山大捷后,拖雷班师回草原,死于回师途中,江湖传闻是窝阔台妒其军功过盛,暗中投毒。
  不知是否因果报应使然,那句“前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落到了窝阔台身上。十六年后窝阔台的继承人贵由也死于奇特的暴病,拖雷的长子蒙哥继位,替父亲拖雷找回了一个公道。
  而从拖雷、窝阔台时代开始,蒙古政权就看见了分裂的丝丝痕迹。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太连清 编辑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