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 加入收藏

美军二战时最伟大战役——阿登战役

时间:2015-04-29 09:39来源:吉林文史出版社 作者:佚名点击:
 


  阿登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1944年西线最大的阵地反击战,德军伤亡10万人,损失坦克和重炮约700辆、飞机1600架。盟军损失约8万余人(包括1万人死亡,4.7万人受伤,2.3万人失踪),其中7.7万人是美国军人。阿登战役之后,希特勒再无后备力量可以补充,德军在西线再也无力阻档盟军的前进了。所以阿登战役当之无愧地被后人称为历史的转折。
  
  1944年秋,美、英军逼近德国西部边境,多次进攻齐格菲防线受阻。希特勒错误估计形势,决心在阿登地区美军薄弱防线上反攻,企图重占比利时的列日和安特卫普,切断美、英军补给线,围歼其主力,从而迫使英美与德国单独媾和。德军参战兵力为23个师,约20万人,在西线总司令K.R.G.von伦德施泰特指挥下,于12月16日拂晓在风雪中开始进攻。此时,美军在阿登地区只部署了4个师,且无工事依托。17日,美军第106师和第28师的阵地被突破,两个团投降。至25日,德军向西突入纵深达百余公里,形成突出部。 在美军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欧洲盟军最高司令D.D.艾森豪威尔采取果断措施,将被切断联系的阿登以北的美军第12集团军群的两个集团军划归英军第21集团军群司令B.L.蒙哥马利统一指挥。同时,急调大批增援部队坚决阻击德军进攻,并积极准备反突击。到24日,美、英军已有24个师60万人参战。天气转晴后,占极大优势的美英空军发挥了重大作用。南部交通枢纽巴斯托涅城解围之后,第21集团军群和O.N.布雷德利指挥的第12集团军群于1945年1月初实施全线反突击,16日在乌法利兹会师。东线苏军也提前发动强大攻势,配合美英军行动。
  
  由于德军兵力不足,指挥失当,加之油料供应不上,不得不向东撤退。28日,德军退回边境,阿登反攻计划遭破产。在此次战役中德军损失12万人,盟军损失7.7万人。德军的这次反攻虽使美军遭受重大损失,但严重削弱了它在西线的防御力量和东线的机动兵力,加速了德国的失败。
  
  1944年12月16日,“二战”结束前西线最后、也是最大规模的战役“阿登战役”爆发。这次发动攻击的是一直节节败退的德国人。“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致”,一名德国奥宁堡部队的士兵后来回忆说。他们以为能够重现4年前席卷英法军队的情景,然而最终结果,却是西线盟军踏上了直捣柏林之路。
  
  1944年深秋,战争从东西南三面向德国本土逼近。一次大规模的战役计划从1944年9月底开始在德军最高统帅部秘密地策划。这个被命名为“莱茵河卫兵”的作战计划(主要内容是:集中优势兵力,迅速突破盟军防线,强渡马斯河,夺取盟军的主要补给港口安特卫普,把盟军一分为二,并制造第二个敦刻尔克,然后再转头来对付苏联),由希特勒亲自设计,他试图通过欧洲西线战场的最后一次攻势,迫使盟军从德国本土撤出,重新夺回西线主动权。
  
  这几乎就是4年前曼斯坦因计划的小型翻版。1940年,被盟军公认为德军最伟大将领之一的曼斯坦因元帅(当时他只是一位少将)制定了全然不同于德军传统的西线作战方式(那是自毛奇和斯蒂芬计划以来德军对法国作战的传统思维,即通过内线调动兵力上的优势击败对手,再将获胜后的兵力调动之另一条战线再次获得兵力优势)。
  
  丘吉尔后来评价德军的战略意图时分析道:“德国陆军最高统帅部计划穿过阿登山脉进行大规模的突击,在肩胛处切断盟军北方集团军的弯曲的左臂。这一行动除规模较大和速度与武器不同以外,很像拿破仑在奥斯特利茨战役突袭普拉赞高原,切断和破坏奥俄联军的迂回运动,并突破其中央阵地。” 遗憾的是,这些分析都是马后炮了。在丘吉尔的伟大著作<二战回忆录>中,他表示,当时他对德军的判断是一场“我们明知危险而又甘冒这种危险”。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对于德军的进攻还是缺乏关注:“德军第6党卫装甲军是一支大家公认的劲旅……12月初那条战线的战斗沉寂下去时,他暂时逃脱了我方情报部门的监视。”而此时统领英国军队的蒙哥马利则更乐观:“目前敌军在所有战线上都在打防御战;他们的处境已不可能使他们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战了。”
  
  蒙哥马利虽然没有猜对前半部分,却猜对了后半部分。“莱茵河卫兵”计划是一种天才。然而现实却很残酷。德军的当前实力远不能和4年前相比。参与阿登战役特种作战的德军特种作战头目斯科尔兹内回忆起希特勒接见他时说道:“我记得他说我们将在阿登部署6000门火炮,此外,德国空军将派出约2000架飞机,其中包括许多新型喷气机。”事实却是,德军选择了在最恶劣的天气发动进攻,因为那时盟军的飞机不能起飞。
  
  经验丰富的德军西线总司令龙德施泰特元帅和B集团军司令莫德尔元帅对希特勒的计划深表忧虑,然而当11月3日两人从希特勒的特使约德尔上将手中接过“莱茵河卫兵”详细作战计划时,上面有希特勒的亲笔字迹:“不得更改。”
  
  命运已经决定了。
  
  希特勒此时已经罢免了与他意见不合的曼斯坦因。他试图从东线抽掉部队形成西线的部分局部优势,突破阿登山区美军霍奇斯将军美军第一集团军和巴顿指挥的美国第3集团军的结合部之间85英里宽的薄弱防区。“现有部队肯定能突破的地方……防线单薄,他们也不会料到我们会发起突袭。因此,充分利用敌人毫无防备的因素,在敌机不能起飞的气候下发起突然袭击,我们就能指望取得迅速突破。”为此德国发布了关于建立“人民近卫军”的命令,应征年龄从16~60岁,训练时间只有短短不到两个月。
  
  12月16日拂晓,在密集炮火准备后,德军兵分三路发动突袭:左翼是布兰登堡指挥的第7集团军(辖4个师);中路是曼特菲尔指挥的第5装甲集团军(辖7个师);右翼是狄特里希指挥的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辖9个师)。总攻前,德军还实施了两个特别行动以配合正面进攻。一是代号“鹰”的空降作战行动,目标占领美军后方的公路交通枢纽;另一代号 “格里芬”行动则由德军特种部队——第150装甲旅执行。他们装扮成美军,在德国大部队到来之前潜入盟军阵地,尽可能地制造混乱和破坏,占领战略要地。 17日,美军第106师的两个团7000多人被德军包围后投降,成为美军在欧洲战场上遭到的最严重失败。18 日,中路德军第5装甲集团军逼进公路交通枢纽巴斯通;右翼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占领了马斯河渡口;左翼第7集团军渡过奥尔河。至12月20日,德军已撕开美军防线,形成一个宽约100公里、纵深30公里至50公里的突出部。
  
  17日早上,盟军最高指挥部急调美军第82和第101空降师火速增援;19日,又命令巴顿将军指挥的美军第3 集团军北上驰援巴斯通。坚守阿登地区的美第1集团军则接到命令不惜一切代价顶住德军进攻,坚守到援军到来。
  
  22日,德军交给坚守巴斯通的美军第101空降师一封劝降信,希望他们放弃抵抗。第101空降师代理师长麦考利夫准将只回答了两个字:“扯淡!”此事后来在二战史上传为美谈。
  
  25日圣诞节那一天,德军第2装甲师与美军第2装甲师在塞勒斯展开激战。德军阵亡2500人,被俘1050人,所有坦克损失殆尽。美军第2装甲师由此获得了“活动地狱”的绰号。26日,美军第4装甲师先头部队终于杀开一条血路,冲进了巴斯通,加强巴斯通的防御力量。由于天气转好,盟军航空兵开始支援地面作战,给德军第5装甲集团军以致命打击,德军强渡马斯河的希望落空。
  
  1945年1月1日德军出动1000多架飞机,对法国、比利时和荷兰境内的盟军机场进行空袭,炸毁盟军飞机260架。德军地面部队趁机向阿尔萨斯北部发起了进攻。1月3日,盟军也发起大规模反攻,巴顿的第3集团军和坚守阿登地区的美第1集团军同时出击。德军也在这一天对阿尔萨斯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势,从而展开了阿登战役中最激烈的战斗。经过了整整5天血战,德军损失惨重,被迫退却。
  
  1945年1月6日,丘吉尔向斯大林求援。为了支援西线盟友,苏联红军比原定日期提前8天于1月12日在东线发起了维斯瓦河-奥得河战役。德军被迫把准备派往阿登地区的后备兵力6个装甲兵师调往东线。这使得德军再也无力在阿登地区继续维持进攻了。
  
  1月8日,希特勒终于下令德军撤退。1月12日,在德军抽出兵力对付东线苏联红军后,英美盟军趁机发起追击。 1月28日,在盟军的一路追杀下,德军被全部赶回了阿登战役发起前的位置。至此,整个阿登战役结束。
  
  阿登战役是西线规模最大的一次阵地反击战,有60多万名德军、近65万名盟军参战。美军伤81000人亡19000人,英军伤1400人亡200人,德军则有超过10万人伤亡、被俘或失踪。阿登战役使德国消耗了最后的精锐部队,再也没有后备力量可以补充,因而成为在西线德军发动的最后一次进攻。4个月后,法西斯德国战败投降。
  
  尽管丘吉尔为英军在此役中无所作为进行辩解,但他无法不盛赞美军在巴登战役中的英勇。“毫无疑问,这是美国人在战争中最伟大的一役,并且我相信,这将被认为是美国人永垂不朽的胜利。”
  
  1944年深秋,战火逼近了德国本土,美、英盟军横扫大半个西欧并攻入德国中部边境。为扭转局面,希特勒下令德军在美军力量最薄弱的比利时东南部阿登地区实施大规模反击,即后来的“阿登战役”。为配合德军大部队的行动,德军统帅部计划在正式进攻前一天的夜里使用伞兵部队,空降到美军后方占据一个桥头堡,一来切断美军地面交通、阻击其增援部队,二来在美军后方制造混乱,接应正面进攻的大部队。此次行动代号为“鹰”,这将是德军在二战中进行的最后一次空降作战。
  
  12月初,德军统帅部任命伞兵部队中久经沙场的冯·德·海特(VonderHeydte)上校指挥“鹰”行动。二战初期,德国伞兵从天而降,出其不意地发动了多次奇袭:在丹麦和挪威谱写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空降作战的篇章;空降攻占所有荷兰机场,为德军迅速占领荷兰提供保证;突袭比利时埃本·埃马耳要塞创下二战中最大胆空降行动的纪录;克里特岛战役被算作二战中惟一一次以伞兵部队为主实施的攻坚战。这些空降作战为德军“闪电战”的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二战中后期,由于希特勒以伞兵空降作战伤亡过大为由禁止进行空降作战,德国伞兵被当做普通步兵投入地面战斗。因此,海特上校在接到这次久违的空降任务后心中十分激动,他将“鹰”行动视为重振德国伞兵威望的荣誉之战。
  
  海特立即着手组建一支1200人的伞兵突击队。连年的征战使有空降经验的老兵损失殆尽,他只得在严重缺员的第 2空降军中勉强找到了一些军官和士官,但招集的伞兵大都是刚刚经过训练的新兵。再加上冬季阿登山区的恶劣天气、夜间空降的难度较大以及运输机驾驶员经验不足,使得准确进行空降成为一大难题。为此,海特想出了一个办法:在空降地区先由轰炸机投下燃烧弹指示位置;从出发机场到空降地区一路上由地面探照灯指示航线,没有探照灯的地方用高射炮发射曳光弹加以指示;伞兵空降时由运输机投放照明弹,确保伞兵准确着陆。
  
  12月9日,海特的伞兵突击队在阿尔屯集结进行空降前的准备。12日,他们接到了具体作战任务:16日3时,在德军正面部队发起主攻前,在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进攻方向上的巴拉格米奇尔(BaraqueMichel)地区空降,夺取并扼守当地的公路交叉点,接应正面进攻部队。由90架容克-52型运输机担任空中输送,出发机场为德国境内的帕德博恩和利普施塔机场。
  
  15日夜里,因为部分负责运送伞兵突击队的卡车没有及时赶到,致使半数伞兵未能按计划准时到达出发机场,“鹰 ”行动被迫推迟。16日拂晓,德军“B”集团军群兵分三路,向美军发起进攻,第1梯队的装甲师当即突破了美军防线。原本担心就此无事可做的海特在16日下午接到急令,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在进攻中突然受阻,伞兵突击队按原计划空降接应。
  
  17日零时30分,运载伞兵突击队第1批10架容克-52型运输机起飞,在地面探照灯和高射炮的引导下,于3 时到达预定地区上空并进行伞降。但在第1批运输机过后,沿线的探照灯关闭,高射炮也停止发射曳光弹,导致其后的几批运输机失去引导而偏离航线。其中部分飞至盟军高射炮防区上空,遭遇密集炮火拦截,被击落10架。其余运输机队形散乱,加上阿登上空的风速超过每秒6米,大约200名德国伞兵在着陆后发现自己身处远离目标50公里以外的波恩(Bonn)。最终到达目标的只有450人。
  
  海特随首批运输机准确降落到巴拉格米奇尔,到17日上午8时,他只集合到150人和一门迫击炮。由于人数太少,海特命令部队隐蔽进树林,等待其他伞兵前来。这天夜里,其余300人终于先后赶到,但所有通讯兵和无线电台都在后续空降时不知去向。在无法同指挥部取得联系的情况下,海特仍然决定攻下原定目标。于是,400多名德国伞兵在海特的指挥下,用FG-42伞兵步枪和MP-40冲锋枪杀入巴拉格米奇尔公路交叉点附近的美军驻地,将对方打得措手不及。
  
  到18日晨,巴拉格米奇尔公路交叉点已经完全处在德国伞兵的控制之中。巧合的是被袭击的是美军第101空降师的一个连,其中有40多人被德军俘虏。但战斗中同样有不少德国伞兵受伤,由于没有任何药品,他们生命垂危。为了给这些伤员一线生机,海特叫来了被俘的美军,要求他们将德军伤员带回美军阵地并给予治疗。
  
  在释放美军战俘时,海特特意给美军第101空降师师长泰勒将军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阁下曾与我指挥部队在诺曼底的卡朗坦地区交过手,从那时起我便得知您是一位勇敢、豪爽的将军。现在我把抓到的贵军战俘全部奉还,同时还将我们的伤员交给您。如果您能给予他们急需的治疗,我将不胜感激!”泰勒将军后来果然妥善安置了那些德军伤员,即使是处于德军重兵包围的危机关头,美军第101空降师的医护所依然为他们提供了细心的医护。
  
  海特十分清楚,在放回美军战俘的同时,必然招来美军的大举反攻,他命令部下立即在美军驻地和公路两侧的树林中布防。几小时后,赶往增援巴斯托尼的美军第101空降师部队向海特他们发起了进攻。于是,在阿登战役初期德军大举进攻时,在主战场以外的巴拉格米奇尔,一支德国伞兵部队却面临着数倍于己的美军的进攻。由于此处是通往巴斯托尼的必经之路,美军的攻势相当凶猛。公路两侧的地区几经易手,遍地是双方阵亡官兵的尸体。战斗进行到19日,海特身边只剩下不到200人,而且弹药和口粮即将耗尽。正面进攻的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仍未赶到,海特预感到这次由元首下令发动的反击前景不妙。
  
  20日,海特被迫作出决定,主动放弃巴拉格米奇尔公路交叉点,将剩余部下分散转移,向东撤回13公里外的德军防线。然而,许多德国伞兵在转移途中迷失方向,先后被美军歼灭或俘虏。21日,在美军的追击下,与海特随行的卫兵们纷纷中弹而亡,只剩下受伤的海特独自一人逃进了蒙绍(Monchau)镇,躲在一所民宅内。22日早上,美军开始在蒙绍镇大举搜查,毫无抵抗能力的海特把自己的银质伞兵突击奖章送给了镇里的一个小男孩,让他给美军带口信说自己准备投降。当天中午,美军前来将海特上校带走。
  
  至此,二战德国伞兵的最后一次空降作战“鹰”行动以彻底失败而告终。1个月后,德军在阿登的反击被盟军击退,所有进攻部队全部被赶回到反击前的出发阵地上。欧洲的上空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曾经所向无敌的德国伞兵,阿登战役中的“ 鹰”行动成为纳粹德国伞兵的绝唱,只剩下鹰徽标志向人们表述着德国伞兵拥有过的荣耀,以及他们曾经作战过的地方:纳尔维克、埃本·埃马尔、科林斯、克里特……1944年12月,欧洲的盟军士兵们在风雪中企盼着圣诞节的到来,盼望着假期、礼物以及好天气,冰冷潮湿的衣服安在身上可真是要命。盟军的第3集团军司令乔治-史密斯-巴顿一边诅咒着鬼天气,一边让牧师写祷文--他需要好天气,在这种天气里空军无法出动,巴顿的装甲部队在缺乏空中掩护的情况下推进缓慢。与巴顿的焦急相反,德国B集团军群司令官莫德尔元帅正为这恶劣的气候叫好,他将利用这一机会实施元首一直在期待的大规模反击。他的目标是--阿登。
  
  阿登山区位于盟军霍奇斯中将的第1集团军和巴顿的第3集团军的结合部,正面宽约80英里,地形崎岖复杂,由米德尔顿缺编的第8军负责防守。盟军的首脑们并没有意识到在这里潜伏着巨大的危机,反将其辟为在零星战斗中受挫的各师人员的休整地。在第8军阵地的对面德国人已经乘着夜幕悄悄地集中了14个师的庞大兵力(其中7个为 装甲师)。巴顿觉察了近期德军异常的举动,12月12日他要参谋长盖伊拟订一个计划-第3集团军停止东进,做一个90度的大转弯,向北直插卢森堡。12月13日巴顿向欧洲美军总司令布莱德利(也是巴顿长年的战友)发出了警告,并提醒他:第8军处境十分危险,必须尽快采取行动。但布莱德利并没有采纳巴顿的意见。
  
  12月15日夜,德军的无线电台开始沉默,巴顿敏锐地感到战斗即将来临。他命部队立即进入战斗状态,随时准备迎击德军。
  
  12月17日拂晓5时30分,2000门德军的大炮打碎了第8军的好梦,德国3个满员的集团军(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第5装甲集团军和第7集团军总计兵力20万人)在隆德施泰特元帅的指挥下,潮水般向美8军扑来。第8军由第101空降师及其特谴队、第28步兵师(缺2个团)、第9装甲师和一些炮兵部队组成,完全不是德军的对手。很快,德军就将其包围在巴斯托尼等几个狭小地域,向美军的纵深推进了30-50英里。
  
  12月18日,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在布莱德利的司令部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应付德军进攻的对策,决定于南部向德军发起反击,解救被围困的部队。当艾森豪威尔问巴顿何时可以发起进攻时,巴顿毫不犹豫的回答到:“12月22日早晨。”与会将领都以为他在信口开河,巴顿却不动声色的说:“这不是胡闹,我已经作好了安排,我的参谋人员正在拟订作战计划。我可以在12月22日投入3个师-第26、第80步兵师和第4装甲师。几天后可以投入6个师。但我决定用手头的兵力发起进攻,我不能等待,否则会失去出其不意的效果。” 艾森豪威尔同意了巴顿的计划。会议结束后,巴顿立刻给参谋长盖伊打电话,发出了行动命令:第4装甲师经隆维向阿尔隆挺进,第80师经过蒂翁维尔向卢森堡进攻,第26师已做好一切准备待命出发。 根据巴顿的命令,第3集团军的指挥部在最短的时间内(20日至22日)完成了大量艰巨的工作,其中包括:
 
    1. 作战处做出了新的部署,将3个军有北向南的战线改为4个军由东向西的伸展,整个战线来了个90度的大转弯。
   
    2. 佩里上校组织了1338辆各种运输车辆,夜以继日的将部队和补给支队从前线转运到进攻阵地。总行驶里程达160万英里。
  
  3. 马勒上校领导后勤处建立起一套新的补给系统,在100小时内转运了62000吨物资。
  
  4. 科克上校的情报处绘制和分发了几十万张新战场的作战地图,做出了敌情分析报告,及时的改变了战斗序列。
  
  巴顿自己也没有闲着,他和米姆斯中士开着他那辆油漆铮亮,挂着大号将星的吉普车跑遍了全军,独自完成了需要一个连的参谋人员才能做到的复杂工作。大雪中,大衣上粘满了泥浆和雪花的士兵在巴顿煽动性演说的刺激下顶着凛冽的寒风前进。指挥官站在坦克的指挥塔上调度和指挥部队的行进。第3集团军就这样在巴顿的指挥下,面对着德军的阻截和恶劣的天气在短短的几天内,把一支十几万人的军队从萨尔地区快速调往阿登山区,实现了战线由南向北的全面转移。12月22日晨6时,第3集团军所属的第3军准时发起了进攻。
  
  巴斯托尼是一个人口不足4000的小镇,坐落于比利时东部的一个狭小平原上,四周为稀疏的林地和丘陵。由于阿登南部公路网中有7条通过此地,所以其战略地位尤显重要。德军原估计巴斯托尼防守兵力薄弱,计划让战斗力不是很强的第26民兵师顺道去占领它,但101空降师的顽强抵抗使德军的进攻受挫。随着战斗的推进,德军统帅部发现巴斯托尼不但成了整个德军战线的“钉子”,而且直接威胁着德军的后勤供应,牵制着德军的有生力量。这一切使德军下决心拿下巴斯托尼,他们派出了拜尔林和冯-卢特维茨将军率领2个军的兵力前来进攻。
  
  12月23日,天气终于放晴了。盟军的7个战斗轰炸机群、11个中型轰炸机群、地8航空队的一个师以及皇家空军的运输机飞抵巴斯托尼上空。机群猛烈地轰炸了德军的目标,运输机投下各种补给物资。轰炸给德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心理压力,迫使德军放弃了24日进攻巴斯托尼的计划。
  
  巴顿指挥的第4装甲师在空军的掩护下,于24日强行突破马特朗格浮桥,占领了沃纳克村进而沿公路向阿尔隆发起突击。第5师将德军赶过了绍尔河,为进攻巴斯托尼做好了准备。
  
  巴斯托尼的战斗也同样艰苦,101空降师的士兵们顶着德军的炮火,趴在积雪的散兵坑里坚守阵地。12月26日16时30分,第4装甲师第37坦克营C连连长查尔斯-博格斯中尉驾驶的M-4坦克第一个冲进了巴斯托尼。在他的后面,美军的装甲部队如钢铁洪流涌入101空降师的阵地。身体疲惫却精神饱满的101空降师师长麦考利夫准将连连称赞巴顿麾下“铁轮地狱”的速度和力量。在第9装甲师和第80步兵师的增援下,第4装甲师打通了阿尔隆通向巴斯托尼的公路。29日,美军彻底击溃了围攻巴斯托尼的德军,准备集中兵力攻向德军的前进基地-赫法利策。
  
  1945年就要到来了,巴顿给德军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他命令:第3集团军所属的所有炮兵在12月31日午夜12点整,用最猛烈的火力集中向德军阵地齐射20分钟。在炮火的轰鸣和德军的哀号中巴顿以其特有的方式迎接新的一年。 1945年1月,巴顿已经完全控制了战场的主动权,德军的进攻已完全被遏制,胜利就在眼前。1月16日,巴顿命令部队从南北两翼采取钳型攻势,全速向赫法利策推进,将德军拦腰斩断。巴顿部队所向披靡于23日攻占圣维特,27日第3集团军的前锋已攻至乌尔河一线,29日巴顿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阿登战役以美军的胜利而结束。
  
  对于第3集团军在这场战役中的表现,巴顿在1945年1月29的日记中这样写道: “这次战役期间,第3集团军比美国历史上,或许是世界历史上的任何集团军都前进得更远,速度更快,并在较短的时间内投入了更多的兵力。只有如此出类拔萃的美国军官、士兵和装备才可能取得这样的战绩。没有一个国家能与这样的军队相抗衡。”
  
  巴顿有一个习惯,就是在每次重大战斗后记下敌我双方的伤亡和损失数字这次也不例外,他在日记中记载着美第3集团军至1月29日的伤亡情况:第3集团军 德军阵亡 14,879人 击毙 96,500人受伤 71,009人 击伤 296,000人失踪 14,054人 俘虏 163,000人非战斗性伤亡 73,011人总计 172,953人 总计 582,500人
如果想看更多劲爆历史内幕,获得当下最火热的历史趣事,请在微信搜索 jlws1985
(由 月辰 编辑整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更新

  • 历史
  • 人物
  • 国学
  • 文化
  • 艺术
  • 精品
底部|史记通鉴网